发新帖

[YY小说]不悔让我爱上你小说全文阅读 林岑凌明远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3天前 16


今天热推总裁长篇《不悔让我爱上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小说,女主角叫林岑,男主角叫凌明远,最新章节: 第306章 你已经选择了。不悔让我爱上你小说主要讲述只是主持了一场富豪的节目,她却意外沦为他的猎物。 面对妹妹和男友的背叛,她心灰意冷,转身嫁给了他。 一个离了六次婚,受过严重心理创伤的豪门继承者。 原本是一次各取所需的婚姻,可他时而冷酷、时而温柔 ,让她越陷越深…… 就在她误以为他真的爱上她的时候,他却轻蔑一笑:“孩子打掉,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不悔让我爱上你》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不悔让我爱上你

 

《不悔让我爱上你》YY小说书号:4669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66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千万新娘
 
林岑再次翻阅这期嘉宾的资料——凌明远,k市富可敌国的凌氏集团太子爷。
 
就在两个月前,他又和第六任妻子又离婚了。
 
短短三年,太子爷换掉妻子如换掉衣服,可把凌老夫人急坏了,重金请来著名的玄学大师,大摆风水阵,希望破解太子爷的婚劫。
 
可摆风水阵的那天,天上忽然下起倾盆大雨,风水阵不得不半途作废。
 
大师摇了摇头,表示对太子爷的婚劫无能为力。
 
凌老夫人走投无路,决定把儿子送上M卫视知名相亲栏目,让他挑个中意的对象。
 
哪家姑娘要是能入了太子爷的眼,光是礼金就有一千万!
 
消息一传出,全城轰动。
 
来报名的女人更是多如牛毛,工作人员在环肥燕瘦中精挑细选,终于选出了符合凌家门槛的一百名女人。
 
看完资料后,林岑按了按太阳穴,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即使对方是个离过六次婚的魔鬼,可那高昂的礼金,还是让女人趋之若鹜。
 
其实,不光是她们,就连财务陷入困境的父亲,都暗示她,要利用职务之便,好好地‘认识’一下这位能呼风唤雨的太子爷。
 
如果拿到了这一千万礼金,又有了这么个权势滔天的女婿,林家那间濒临破产的小公司想不盘活都难!
 
可对于这种大人物,会不会正眼瞧她都难说,还要去勾/引他,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个时候,编导推门而入,催促:“赶快准备好,凌少已经到台里了?!?/div>
 
由于今天录制的这一期非常特殊,林岑不免有些紧张,却强迫自己拿出最好的状态。
 
--
 
还未推开七号演播厅那扇金色的大门,嘈杂的声音却早已传了出来。
 
“不说别的,就我这长相、家世。太子爷只要看上一眼,少奶奶的位置保准就是我的了!”
 
“切!也不撒泡尿当镜子照照,就你那长相,太子爷能看上你?他第二任妻子,影视圈的天后,不比你强上个百倍,要离照样离!”
 
“家世好?太子爷的第五任妻子,那可是市长的千金,结婚不到三个月,还不是卷铺盖走人?”
 
“要当上凌太太,别说这辈子,就连下辈子都是在做梦!”
 
林岑淡淡地扫视一圈,眼前赫然是一堵由百名绝色女人组成的百美墙,她们或妖娆或清纯,在那交谈、攀比。
 
无一例外,她们个个都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高学历、以及动人的美貌。
 
乍一看上去,这些女人宛若盛开的朵朵娇花,而她们所处的百美墙,俨然就成了百花争艳的御花园。
 
忽然,对讲机响了,太子爷到了!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林岑立刻打起精神。
 
早在三天前,台里就要求林岑反复练习迎接太子爷的礼仪,从妆容到微笑弧度都有着苛刻的标准,严格到令人不可思议。
 
就在之前的彩排中,台长还亲自赶过来,指正林岑在彩排中表情不够柔美,语气不够轻柔,叮嘱她一定要注意再注意,要是出了纰漏,立马从台里滚蛋!
 
这时,演播厅的正中央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队由银灰色的布加迪威龙领头的车队,紧随其后的是六辆清一色的宾利。
 
片刻后,布加迪威龙稳稳地停了下来。
 
四名雇佣兵出生的贴身保镖先跳下车,左二右二地站在布加迪威龙车右侧的车门边上。
 
其中一名保镖毕恭毕敬地弯下腰,轻轻打开了车门。
 
一双锃亮的皮鞋从车内伸出,紧接着,熨烫得无一丝褶皱的西裤也随之而出。
 
在演播厅里翘首以待的百美们在这刻敛声屏气,满心欢喜地等待着这位凌氏太子爷的大驾光临!  
 
第2章 太子爷选妻(1)
 
全场过于安静,以至于男人落地的脚步声格外突出。
 
林岑的心理素质并不弱,可见着了这么大的排场,不禁也开始忐忑,就怕自己会在接下来的主持工作中出错。
 
“各位观众朋友们,晚上好!欢迎大家收看由XXX独家冠名播出的‘缘来就是你’,我是主持人林岑?!?/div>
 
林岑在心底默念淡定,用更亲和更柔美的声音道:“现在,请用热烈的掌声请出本期的嘉宾,凌明远先生!”
 
掌声如潮,百美墙上众女不禁失声尖叫,更有甚者,手舞足蹈,企图在第一时间里吸引到这位太子爷的注意力。
 
凌明远就在一派喧嚣中,从舞台特制的升降机里缓缓而出。
 
他穿了一件酒红色的格绒西装,内搭白衬衫,一双挑起的凤眼精湛得宛如妖孽,五官精致又立体,整个人看上去尊贵大气又不失英俊儒雅。
 
众女齐齐呆住了。
 
天??!太子爷居然是这么俊逸非凡的男人!
 
林岑也不禁恍惚了片刻,回过神来后,急忙开口:“凌先生,您好,请坐?!?/div>
 
耳边传来的熟悉女声,使得凌明远下意识地朝着林岑所在的方向望过去。
 
她居然是这里的主持人?
 
瞬间,他若有所思的双眸在她的俏脸上定格住。
 
她!不就是那晚那个差点被他的车撞到的女人?
 
而此刻,她居然化身成优雅女主播,杏眼水瞳,清澈得如同一泓清泉,在灯光的投射下,周身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格外美丽。
 
可,林岑对此并不知晓。
 
面对他投来的诧异目光,,她想,他是来相亲的,怎么盯着自己看个不停?
 
眼花了?
 
她揉了揉眼睛,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却早已收回神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淡淡地扫了百美墙一眼,转身地走到了单人沙发上,低声吩咐助了理几句。
 
助理立马传达他的‘圣旨’,对等待太子爷一开金口的百位美女们说:“凌少刚刚说,凡是在他入场时,有尖叫、私语、小动作的小姐们,灯全部熄掉!”
 
霎时,百美墙上暗了大半,有人开始抱怨、哭泣、甚至还有人要冲上台来,跪到这位太子爷面前,求他再给个机会。
 
可工作人员完全不给她们这个机会,凌明远一声令下,哪怕眼前的美人哭得再怎么楚楚动人,还是立刻被遣送了出去。
 
清场完毕后,凌明远慵懒地抬起头,炯亮幽邃的目光看向站在眼前的林岑。
 
女人们用过无数方法来接近他,都无法让他留有映象,唯独她……
 
凌明远不看她还好,这一看之后,林岑立刻就感受到了前方十几道嫉妒的目光,如同利箭一般朝她齐齐射来!
 
呃!女人们强大的嫉妒心??!
 
林岑心下一阵恶寒,却不受影响,反而挺直了腰板。
 
按程序拿出台里准备好的主播牌,照着上面设定好的问题向众女发问:“凌少相亲第一问,你们凭什么成为凌太太?”
 
此问一出,百美墙上的众女众说纷纷。
 
工作人员们赶忙提醒她们,太子爷当然没空听你们一个个地在他面前回答,你们只要在位子前的白板上写下两个字的答案就好。
 
众女的热情顿时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可凌少奶奶这个身份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她们只是暂时受挫,片刻后,又恢复了战斗力,自信满满地在白板上写下答案,期待自己的答案能让这位太子爷满意。
 
结果,凌明远这边连眼皮都没掀一下,吩咐助理继续刷人。
 
这一轮,除了三个写了与‘听话’相关的答案而被留下的女人,其它人统统被刷了下去。
 
就连站在他身边的林岑,都不禁低呼,太坑爹了!
 
一时间,硝烟四起的战场已经到了决定成王败寇的关键时刻!
 
向来冷静淡定的林岑这回真是傻眼了,瞥了眼主持牌上那一连串还没问的问题,嘀咕:“真是来相亲的吗?”
 
她这话说的十分小声,却依旧一字不漏地传到了凌明远的耳朵里。
 
下一刻,他侧过脸来,唇角微扬,朝工作人员摆了摆手,示意全部灭灯。
 
顿时,刚刚还花枝招展的百美墙变成了漆黑一片?! ?/div>
 
第3章 太子爷选妻(2)
 
“凌少……”
 
“怎么把我们的灯都灭了?”
 
众女面对凌明远这个突如起来的举动,
 
助理很是时候的跳出来,宣布:“各位小姐不达标的原因——你们现场反应不够机智冷静,没有达到凌少的挑人标准?!?/div>
 
斗志昂扬的美女们,霎时间成了挫败的公鸡。
 
林岑没想到这场相亲会以这么快的速度结束,不禁偏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凌明远。
 
这人行事还真是匪夷所思,让人捉摸不透,怪不得在三年里连换六位妻子!
 
转念一想,尽快结束也好,就不用一个劲地提心吊胆。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正打算完美谢幕。
 
坐在沙发上的凌明远忽然站了起来,来到了她的面前,突兀的举动,让林岑忽然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几乎透不过气了。
 
台长特意交代,太子爷不喜欢被陌生女人近距离盯着,除了开场那会儿林岑可以正面看看,其余的录制时间,她都不可以在太子爷面前抬头直视。
 
所以,林岑低着头,视线无处落,只得愣愣地看着他亮得可以当成镜子用的鞋尖。
 
“把头抬起来!”耳畔边传来了一阵低醇的男音。
 
这位太子爷居然开金口要她抬头?!
 
顿时,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凌明远就如同一位倨傲的帝王,借助挺拔的身躯,俯视着林岑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一秒,他的神色看起来十分漫不经心,而那深邃的眸光却深不可测,盯着她的时候,好似有一股蛊惑人心的味道。
 
一个魅惑到极致的男人!
 
这一刻,林岑的心跳,不禁跳陡然加快。
 
“明天,有专车把你接到凌家别墅?!绷杳髟肚崦璧吹匕鸦八低?,优雅地转身离去。
 
天??!开什么玩笑?
 
“我……”回过神来的林岑想追上去,拒绝他的邀请。
 
这个时候,助理挡住了她的去路:“林小姐,太子爷还有事要忙,你有事,可以和我说?!?/div>
 
“对不起,我能不去吗?”林岑想拒绝。
 
助理看了眼一脸焦急的她,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这可是太子爷亲自下的命令,说到底,我也只是个打工仔,请您别让我难做!”
 
林岑顿时愣住,这可如何是好?
 
“林小姐,还有别的事吗?”
 
林岑摇头,算了,还是等明天到了凌家,亲自和这位太子爷谈谈!
 
--
 
林家。
 
宽敞的客厅里,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正在用着晚饭。
 
“子墨,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好好照顾我家小雨,来,吃个鸡腿!”
 
“子墨,伯父……不,爸敬你一杯!”
 
林氏夫妇笑呵呵地看着已经向林雨求婚的准女婿,帅气又多金,见林氏面临财务?;?,毫不犹豫地拿出所有积蓄,让他们怎么看怎么满意。
 
“爸妈放心吧!我一定给小雨幸福?!?/div>
 
正巧此时,刚下了班、一身疲倦地林岑由外而入,听到了屋内的欢声笑语,换鞋的动作不由一顿。
 
出现在家里的男声,带着些低哑,林岑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居然是三个月前才和自己分手的男友——杜子墨!
 
天啊,他不是去非洲了公干了吗?为什么会在他家里?
 
循声望过去,一家人正在开怀畅饮,林雨巧目倩兮地为杜子墨夹菜,而摆着各色菜肴的桌子上,都没有为她准备碗筷!
 
林岑顿时有种被人泼了盆冷水的错觉,她快步走到林父林母面前,打了个招呼,继母忽然叫住她,指着杜子墨:“小岑,这是你妹夫?!?/div>
 
从大学到工作,和这个男人谈了六年,他用去非洲工作的借口和她分手,因为这事,林岑整日失魂落魄,可到头来他却摇身一边,成了她的妹夫!
 
林岑浑身一颤,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
 
悄悄地做了个深呼吸,她这才开口:“妹夫,你好!”
 
她的淡定,让打算看好戏的林雨不由吃了一惊,惊诧她近乎变 态的忍耐力。
 
下一刻,回过神的林雨微笑着扬起脸来,眉飞色舞地说:“姐姐,我和子墨今天领了证,下个月12号办酒?!?/div>
 
闻言,林岑耳边响起‘轰隆’一声,犹如晴天霹雳!
 
她僵硬地撇过头,看着坐在坐在凌雨身边,有些尴尬的杜子墨,又看了看笑成了一朵花般的林雨。
 
好!很好!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狗男女!
 
“姐姐,那个时候你有空吗?我想找你当伴娘,希望你也能沾沾喜气,尽快找个如意郎君!”林雨继续补刀。
 
欺人太甚!拐弯抹角地说她没人要!
 
“你的婚礼,我没空也要抽出空来参加!”林岑的表情堪称面不改色,而在说完这句话后,她却险些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暗暗琢磨着反击的机会!
 
这边,林雨和林母一听林岑这话,顿时喜上眉梢,她们早就看不惯林岑这个前妻留下的女儿,不仅是她处处强于林雨,也在于林岑比林雨先找到了优秀的杜子墨,好在林雨已经和子墨结婚了,这事必须拿到林岑面前好好炫耀一番!
 
这个时候,夹在中间的杜子墨,眼睛瞥到别处,想的有些不自在。
 
亏他还有羞耻心!
 
“可是……”林岑灵机一动,话锋一转,盯着林雨。
 
林岑决定,他们不让她好过,那就她偏要比他们幸福;“我还要先拜托你当伴娘呢!”  
 
第4章 让太子爷感兴趣
 
“什么?”
 
“最近我也要结婚!”林岑淡淡一笑,指甲却不动神色地嵌入了肉里。
 
“你开玩笑吧?这么快?”林雨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
 
“这种事能开玩笑吗?”
 
“你嫁的人?”
 
“凌明远!凌氏集团的太子爷?!彼谋淞酥饕?,决定答应凌明远的要求!
 
她一定要林雨她们好好看看,失去杜子墨对她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让她找到了一个更优秀,更强大的男人!
 
“天??!女儿你居然嫁入凌家了!”闻言,就连坐在一旁的林父,也不禁愕然。
 
林岑却不再做过多解释,直接走回房间。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
 
凌家。
 
接送林岑的司机把车子停在一幢近千平米的欧式园林别墅门前,华贵的门庭与诸多的保安,昭示这家的富贵逼人。
 
无数女人梦想着踏进这扇门,最后,没进去的依旧没进去,进去过的也还是灰溜溜地走了出来。
 
林岑透过车窗,看到了停车坪上停着的轿车。
 
什么,这位太子爷的相亲还要举行第二轮?
 
这次,被选入围的女孩们需要亲自过来。即使知凌少奶奶这个位置需要万里挑一,想碰运气的女人也不在少数。
 
这样一来,林岑不禁为自己担心起来,她昨天才在林雨和杜子墨面前放出她要嫁给凌明远的消息,要是没能在第二轮被选上,那不是打自己的脸?
 
不行!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丢脸,但唯独不能让他们倆看笑话??!
 
“小姐,请进!”司机替林岑拉开车门。
 
林岑下了车,环顾了一下四周,真是令人费解,这个让女人挤破头的男人,究竟要挑一个怎样的妻子?
 
别墅中央站着十几名为凌家服务的工作人员,林岑刚踏进门,工作人员立马把她领进了偏厅。
 
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失魂落魄地从二楼走了下来,与林岑撞了个正着,女人揉了揉被撞疼的部位,目光不善,挑衅:“我都过不了太子爷的第二轮甄选,你才几斤几两——趁早回去歇着吧!”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工作人员连忙迎了上去,把她带了出去。
 
紧接着,从偏厅出去见太子爷的女人们,个个都是笑着去,或气急败坏或哭哭啼啼地走出大门。
 
正在等候召见的女人们见到这副光景,信心荡然无存不说,甚至有人直接弃权走人。
 
不一会儿,就轮到了林岑。
 
要问到底有几成把握,林岑自认为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一。
 
但是,都来这了,试一试还是很有必要的,万一爆人品呢?
 
很快,负责人把林岑带到了二楼尽头的一处房间。
 
林岑缓缓地推门而入,只见整个房间里的窗帘拉得密密实实的,明明是午后,密闭的室内却让人有一种无法喘 息的沉闷与阴森。
 
很不正常!
 
“凌少,你好!”林岑的视线梭巡了许久,才看到坐在房间右侧的男人。
 
凌明远背对着她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手里拿着手机,散漫又冷漠,把走入房间的女人当成空气!
 
面对他的无视,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林岑,淡淡一笑。
 
她丝毫没有退却,反而淡定优雅的走到他的跟前,将拎在手里的包包打开,不疾不徐地拿出一包纸巾,放在隔开她和他的桌子上。
 
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凌明远偏过头来,看着从容地落在自己面前的林岑,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显然,这番举动让这位久受谄媚的太子爷,觉得匪夷所思。
 
闻言,林岑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用来擦眼泪的?!?/div>
 
凌明远怔了怔,继而‘扑哧’破功一笑,反问:“难不成来这见过我的女人都是哭哭啼啼地从这跑出去的?”
 
林岑流利地回答:“至少我没有看到哪一位是笑逐颜开从您这走出去的?!?/div>
 
“那是她们在应对我的问题时,没一个让我满意的?!绷杳髟端低?,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被他直接指定过来面试的女主播。
 
比起之前那些盛装打扮自己的女人,她清秀端庄,看上去让人觉得很舒服??烧獠⒉荒苋盟⒖萄∷逼拮?,他还要继续试一试!
 
“哦……”
 
“那我得好好惦念一下你问题,不求满意,只求别太失败?!彼低?,林岑抬起头来,双目盈盈,巧目倩兮。
 
凌明远被她的话逗乐了,问:“你看过我的资料吧?”
 
林岑点头。
 
“那应该知道我六位妻子的背景吧?”凌明远问。
 
“当然?!?/div>
 
“那你说说,她们一个个那么漂亮优秀,我都选择和她们离婚,现在摆在我面前这一群良莠不齐的相亲女人,凭什么打动我?”
 
这问题比起第一轮来,还真正常许多。
 
林岑挺直腰板:“凌先生,你需要什么样的女人?”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这些女人你都看不上眼,跟别说打动你了?!绷轴挥锏闫?。
 
“呵……那你就能打动我,成为我需要的女人了?”凌明远眉一挑。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绷轴苏?,继续:“但是,我会尽力去做,变成你妻子的终结者”
 
有趣又自信的林岑让凌明远不禁多看了两眼,问她:“主播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林岑?!?/div>
 
“下去吧!”说完,凌明远按下按钮,传唤工作人员将下一名女人带过来。
 
并没有发生奇迹,她失败了!
 
可在林岑人生字典里,最容不下的一个词,就是失败!
 
她不知道应该以什么姿态回去,怎么面对那一群等着看她笑话的人。
 
可是,为了面子,为了在与那对狗男女的对弈中扳回一局,她强迫自己在起身离开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想出一个办法,让他选上她!  
 
第5章 被抛弃的第七个女人
 
“离开之前,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思虑片刻,林岑礼貌地看了眼凌明远,目光里闪过一丝狡黠。
 
“说!”
 
“虽然我未能入选,但等您选出了最后的那位妻子,可以邀请你们去我的栏目里,做个专访吗?”说完,林岑开始察言观色。
 
“最后的妻子?”闻言,凌明远不禁冷嗤,语气里出现了一抹狠厉:“可以当我最后妻子的女人出现了吗?”
 
真不愧是换掉衣服如换掉妻子的男人??!
 
可直觉告诉林岑,成功了一半。
 
在他的冰山脸前,她继续对答如流:“凌家这么兴师动众地为您找第七任妻子,自然是想求家内安稳。难不成您还打算继续换掉妻子?”
 
闻言,凌明远神情淡漠孤傲:“相亲只是走个形式罢了,选择哪个女人、一生结多少次婚,对我来说完全无所谓?!?/div>
 
林岑一听,愣了愣,眼前大男人四肢健全,容貌俊美,富可敌国,居然会对女人不感兴趣?
 
职业病被他的一番话挑了起来,她不怕死地问他:“为什么对婚姻没兴趣?”
 
“因为,我连想要爱女人的心都没有?!彼低?,凌明远着站起身来,凝视着林岑,问:“你刚刚说你想做我的妻子终结者?”
 
“好吧,那是玩笑话……请您不用当真?!绷轴笸肆艘徊?,运用心里战术,引他入瓮。
 
“我倒觉得你可试一试,做被我抛弃的第七个女人?!绷杳髟逗龆镑纫恍?。
 
“被你抛弃的第七个女人?我怎么觉得我不会呢?不对,不但是不会,而且,你爱我爱得死去活来!”林岑非但不怒,反而笑得优雅怡人。
 
“做梦!”凌明远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
 
林岑不禁偏头看他一眼,这究竟是怎么样的男人,口口声声说不爱女人,可换老婆却换得比谁都勤快!
 
她向来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而此刻,她更是对调 教、改造这个花心大少充满热枕!
 
这个时候,负责人已经将下一名女人带到门口,女人娇媚的声音飘了进来:“凌少……”
 
凌明远却抬脚走出房间,指了指林岑,对负责人说:“不选了,就她了!”
 
负责人明显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凌明远,问:“少爷,还有五十名小姐在等候,你不再多一看眼吗?”
 
正在楼下等候的女人们听到了凌明远的说话声,纷纷赶过来,气得跺脚:“凌少,您再看看??!别这么快做决定??!”
 
“凌少,那女人哪点好了?”
 
“切,保不准她这只麻雀还没嫁入凌家,就被凌少抛弃了!”
 
与此同时,另一名管家模样的男人,毕恭毕敬地对林岑说道:“林小姐,凌老夫人请您去正厅见个面?!?/div>
 
--
 
凌家别墅正厅。
 
复古的雕花漆金走廊,下面铺垫着纯手工羊绒地毯,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坐着一名气度华贵的贵妇,她的身侧,站着两位花重金请来的玄学大师。
 
“老夫人,这位是少爷挑中的林小姐?!绷炻返母涸鹑思泵ο蚶戏蛉嘶惚ㄇ榭?,一面将林岑的资料交给站在一边的大师。
 
听完汇报后,凌老夫人起身端量起迎面而来的林岑,率先开口:“林小姐,你好?!?/div>
 
林岑没想到这位贵妇并没有眼高于顶,不仅主动和自己打招呼,保养得宜的脸上还挂出亲切的笑容。
 
很快,她反应过来,礼貌答话:“老夫人您好,我叫林岑?!?/div>
 
“小岑今年多大了?”老夫人又问。
 
“年底满二十四?!?/div>
 
“觉得我儿子怎么样?”
 
“人中龙凤,优秀非常?!绷轴行┙粽?。
 
这个时候,凌老夫人摆了摆手,岔开话题,转移到重点,“你喜欢他吗?”
 
此话一出,林岑面部表情僵住,又怕在凌老夫人面前失了礼貌,连忙低下头。
 
她嫁给他,只是为了在杜子墨和林雨面前扬眉吐气!当然说不上喜欢!
 
“小姑娘害羞了!“凌老夫人误以为她是娇羞。
 
这个时候,看过林岑资料的玄学大师们忽然弯下腰,朝着老夫人的耳畔,悄悄地说了几句。
 
顿时,老夫人眉开眼笑。
 
她亲热地拉过林岑的小手,认真说:“刚刚大师和我说了,你和小远的八字很是般配,是佳偶天成,加上,你是小远亲自选的,我这做母亲的,就把儿子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地照顾他。当然,嫁到凌家来后,我也会把你当成女儿一样对待!”
 
“谢谢老夫人?!?/div>
 
紧接着,老夫人更是语出惊人:“明天就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所以,我希望你们明天就结婚!”
 
闻言,林岑不禁瞪大眼,这,也太快了吧!  
 
第6章 他很洁身自好?
 
X酒店,凌明远的第七场婚宴在此举行。
 
林岑站在偌大的镜子前,整理着身上的婚纱,炫目的冠束起了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发,洁白的头纱散落在身后,显得她脸娇小而肌肤剔透。
 
林雨和林母站在化妆间外,林母小声嘀咕:“没想到她被子墨抛弃后,还嫁给了凌太子爷!”
 
林雨踮起脚,看了眼正在盛装打扮的林岑,不屑道:“乌鸦终究是乌鸦,不可能变成凤凰,没看到吗?嫁到凌家的那六位媳妇,都是没过多久就都离婚了!”
 
林母有些吃惊,愣愣地问林雨:“那几位少奶奶,最长的有多久?”
 
林雨嗤笑一声,正要轻蔑地开口,忽然身后传来了深沉而冷冽的声音:“这个问题,还是问当事人最合适!”
 
两人循声看过去,只见一名穿着西装的俊美男人走了过来,他斜飞的剑眉不悦地蹙起,眼眸深邃而冷冽,令人不敢直视。
 
“凌先生……你……您好!”登时,林雨语噎,林母目若呆鸡,她们没想到自己刚刚的话被已经成了自己女婿、姐夫的凌太子听到了!
 
凌明远最反感的就是女人之间的嚼舌根,他不耐地要工作人员将林氏母女去大厅,下一秒,他推开了化妆间半掩的门,傲慢的目光随意一瞥,便瞥站穿着婚纱的女人,纤细的腰身被紧紧的裹住,勾勒得那身体的线条婀娜多姿,胸口的饱满呼之欲出。
 
林岑却像是没有发现他进来,头微偏,敛目生姿。
 
见此美景,凌明远一语不发,炯亮的眼睛盯着镜子,脚踩红地毯,悄无声息地走到林岑的身后。
 
就在凌明远即将贴近林岑的时候,她适时地扭转过身子,直面眼前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
 
“听说前面那几位少奶奶和你结婚时间最长的也就三个月,是真的吗?”
 
原来林氏母女门外的谈话她都听见了,却装作置若罔闻?凌明远不禁眯起眼打量起眼前这个喜怒不言于色的女人。
 
林岑等他的回头很久,可他却不发一语。
 
林岑咳了一声,意识到自己踩到了他的雷区,微微一笑,“对不起,或许我不该问的这个?!?/div>
 
闻言,凌明远也随之勾起唇,,笑容玩味:“其实,主动向我投怀送抱的,最多一个月,像你这种,跟我玩欲擒故纵的,也不会超过三个月!”
 
林岑听到他这话,没有丝毫气恼,她保持着微笑,将眼前的男人从头到脚,重新打量了一变,“感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了!”
 
她此刻的淡定的表现,远远地超出了凌明远的预期,这让他不禁对她侧目。
 
这个时候,林岑却退了几步,拉开了和他距离,提醒道:“等下就要举行婚礼了,你还是先出去为好!”
 
从没有女人在嫁给他时,表现得如此冷淡。对此,凌明远有些不解,可转念一想,管她耍什么花招,他也不会再对女人动心!
 
待凌明远离去后,站在原地的林岑暗暗发誓。
 
既然她成功嫁给比杜子墨优秀一万倍的男人。那么,从今以后,她都会竭尽全力,调 教他,把他变成她希望看到的样子!
 
--
 
婚礼落幕。
 
回到凌家后,推开卧室房门的一刹那,饶是再淡定林也不禁岑目瞪口呆。
 
新房不应该是温馨浪漫又唯美的吗?眼前这间房,没有一丝艳色,充斥着交错的黑与白,冷冰得让人有种步入坟墓的错觉。
 
请问,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林岑举步不前,一时间,懊恼、紧张齐齐涌上心头。
 
曾经的她盼星盼月亮,都盼着在某一天,能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爱着自己的丈夫。
 
可眼前的这个冷酷至极的男人,会是她的良人?
 
“我……”林岑看着他,打算和他谈谈,能不能不要洞房的事。
 
闻言,凌明远扭过头,一如以往,眸光凌厉,没有丝毫温柔。
 
这一眼,让林岑有些乱了方寸,不知道怎么继续和他说下去。
 
而紧接着,凌明远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随手脱下西装,“你怎么还呆在这?”  
 
第7章 不准碰他的床
 
“那,我先走了……”顿时,紧张极了的林岑如临大赦,准备逃之夭夭。
 
“往哪走?”凌明远喊住要往外走的她,“今天可是你和我的新婚夜……”
 
“我们才见过三次面,还不熟……别急着……”
 
“谁说要和你睡一起了?”凌明远指了指身后的正中央的大床:“从现在起,我告诉你,我的床,无论何时,你们这些女人都不可以碰!”
 
这是什么鬼规定?
 
闻言,林岑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凌明远。
 
真是荒唐,一个结了七次婚的男人,居然还不准女人碰他的床?!
 
凌明远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冷嗤:“不是我洁身自好,而是你们怕弄脏了我的床?!?/div>
 
闻言,林岑决定委屈自己一下,退一步:“那好吧,那你睡床,我睡地上?!?/div>
 
“别说我虐待你,那你是睡的地方?!绷杳髟妒窒蚍考渥蟊叩呐肥侥竟褚恢?。
 
林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疑惑地问:“那里是柜子,难道你要我睡柜子里面?”
 
“你把柜子上的扣环逆时针转上三圈?!绷杳髟睹畹?。
 
林岑被他的指示弄得满头雾水,尽管如此,她还是将信将疑地照做了,当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木柜前,伸出手,按着凌明远的指示,拿着鎏铜的扣环逆时针转了三圈后,高大的木柜突然向右动了六十公分,露出了藏在柜子后面的一扇暗门。
 
霎时间,林岑僵在那里,她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住,没想到这个换掉妻如换衣的太子爷居然要他的妻子住在这样的密室里?!
 
看凌明远的发号施令的样子,想必她也不是第一个睡到密室的少奶奶,怪不得嫁给他的女人们会用堪比开火箭的速度和他离婚!
 
如果不是在面选中见识过凌明远的异于常人癖好,林岑一定会认为这个老公是个变 态!
 
不过,他不近女色也好,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今晚究竟该怎么办!
 
“那个……”林岑喊住要躺下 身的凌明远。
 
“什么?”凌明远不悦地半阖着睡眼。
 
“以后我就要住这里了吗?”
 
“当然?!?/div>
 
“好吧!”初来乍到的林岑忍了,缓缓地打开柜子后面的暗门,走到密室里。
 
密室约有七十平左右,装潢雅致,亮着一盏大灯,林岑快步走入密室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找到沙发,惊魂未定地坐了下去。
 
没多久,恐惧感逐渐消失,应酬了一整天的林岑越发疲倦,她将左手伸到后背,将背脊上的拉链拉到了最底端,露出莹莹如玉的肌肤,解开婚纱的束缚后,走到房间里的衣柜前,打算拿件睡衣出来穿。
 
这个时候,密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给打开了!
 
对上凌明远那双平静无波的双眸时,林岑倒抽一口冷气,刚拿在手里的裙子跌落在地上,她压着快要冲破喉咙的惊呼,慌忙扯过沙发上的抱枕挡住自己,像小泥鳅一般滚到床上,颤巍巍地问:“喂喂……你进来怎么不敲门?”
 
“这么怕做什么?我不爱女人,哪怕你在我面前脱光光,我也不想多看你一眼?!?/div>
 
凌明远这么一说,让原本脸红心慌的林岑停下手中的动作,好脾气彻底破功,双目怒瞪他。
 
这个男人不仅随意地指定她成为他的第七任妻子,还在新婚夜把她赶到密室,是不打算把她这个刚嫁入门的新娘当人看了吗?
 
凌明远装作没看见,继续:“我之前的那些妻子不仅不能忍受天天待在这里,也无法忍受守活寡的生活,懂吗?”
 
听到凌明远这番话,林岑懂了,他是要和他挑明了,要她别再对他怀有幻想。
 
切!还真以为自己有钱有貌,女人就非得像苍蝇一样往他身上飞吗?
 
看来,她首先就得帮他治一治这他这盲目的自恋。
 
“懂了,还有事?”林岑面不改色。
 
没想到林岑心理如此强大,凌明远看着她,忽然命令道:“你,出来?!?/div>
 
第8章 给她的第一个吻
 
凌明远率先迈出密室,林岑只好赶紧穿好衣服跟了出去。
 
“这一点,你必须听好了!你每天经过我卧室的时候,不可以在我房间里多待半秒,更不能碰这里的任何东西,尤其是我那张床!”
 
“这张床吗?”林岑指了指黑白色房间里那张大的过分的双人床。
 
凌明远再一次强调:“你记住,是连靠近都不可以!”
 
“为什么?因为我是女人,而你讨厌女人,更讨厌女人碰你东西吗?”林岑对这样不可理喻的要求有些瞠目结舌。
 
“你知道女人在我眼中和哪种动物等价吗?”
 
“什么动物?”
 
“小强,打不死的小强!”凌明远冷冰冰地说。
 
“??!”林岑被他阴冷的话吓了一跳,回过神后,背着他翻了一记白眼。
 
自恋的毛病又犯了!
 
你妈是女人,那不也是小强?你是小强生下的孩子,那不就是小强生下来的的小小强!连小强不如?
 
可林岑并没有顶撞他,这让凌明远舒展了一下眉头,继续说:“选你是因为你有自知之明,乖巧又不聒噪,希望你继续保持本分?!?/div>
 
林岑站在一旁,看着凌明远的背影,臆测,他不喜欢女人,会不会是……
 
凌明远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扭过头来,对她说:“你在那想什么?怀疑我喜欢男人?”
 
林岑吃了一惊,刚想说不是,只见凌明远忽然伸出手,猛地把她拽到了怀里。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只感觉整个被大石头压住了胸口,定睛一看,天??!刚刚还强调过不准她碰他床的太子爷,居然把她压在了床上?!
 
“你……你要做什么???”林岑的俏脸,‘刷地’地红到了耳根。
 
真要命,耍流氓还这么冷酷!
 
“闭嘴!”
 
闭嘴?这男人表面上说对女人没兴趣,转身就占她便宜,还要她闭嘴?
 
林岑忍无可忍,挣扎:“拜托,你不是说你对女人没兴趣吗?”
 
“你话怎么这么多?”凌明远有些不悦,他偏偏头,示意林岑往门外看去。
 
林岑顺势看过去,天??!房门怎么被人推开了一条缝,也就是说有人此刻正在外面看着里面的情景!
 
晕死,这家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变 态?
 
林岑还没回过神,只觉得唇边一热,有个温温热热的东西贴了上来,居然是凌明远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林岑正在挣扎的身体徒然一僵,双眼再次瞪得如铜铃大小。
 
他到底是真的不近女色,还是打着不近女色的旗号,不断地占她便宜?
 
这是凌明远和她的第一个吻,时间不长,尺度紧紧限于相贴,随着那扇门的关闭,凌家人的散场,凌明远立马直起了身,拿起一旁纸巾,擦了擦嘴唇:“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躺在我的床上?”
 
“什么?”此刻,林岑看他的目光,犹如看怪物一般。
 
“戏演完了??!”凌明远将擦过嘴唇的纸巾揉成纸团,朝林岑身边的垃圾桶扔了过去。
 
“哦!”林岑急忙爬起身,脑子里乱成一团,愣愣地走到柜子前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反问凌明远:“那个……不好意思,刚刚……刚刚碰到你的床了!”
 
凌明远正在解扣子,瞥了眼被床上被她躺过的地方,淡淡道:“没关系,换了就行了?!?/div>
 
“这样就把床换掉?”林岑瞠目结舌。
 
“不换床,换你也行!”他嚣张地说?! ?/div>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66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964| 653| 939| 774| 114| 512| 294| 202| 493|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