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小说全文阅读 谭暮白陆励南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20小时前 9


今天非常不错的现言长篇《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现代言情小说,女主角叫谭暮白,男主角叫陆励南,最新章节: 第1195章 不是我的错。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小说主要讲述婚前 他问她:“要嫁给我吗?” 她:“不嫁!快滚!” 他霸道的将她带到阳台边:“要么嫁给我!要么被我从楼上推下去摔死!” 她:“算你狠!” 婚后 有人给她告状:“陆励南,你老婆最近真是太欺负人了,你也不治治她?” 他上去就是一巴掌:“我就这么一个宝贝老婆,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你还让我管着她不欺负别人?” “可你也不能帮着她一起欺负人啊……” 他:“这天底下我老婆最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薄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

 

《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阳光》YY小说书号:368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368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七年不见
贴了白色瓷砖的浴室里面一片薄薄的水雾。
 
薰衣草精油晕散的香味充斥在浴室之中。
 
浴缸里,咕噜冒出一个水泡。
 
然后,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的脑袋从浴缸里面冒了出来。
 
她将手抬起来,把头发全都顺在脑后,然后因为长时间憋气,而吐出了一口气。
 
旁边的衣物篮里面,有她换下来的白色连衣裙,裙子上面是溅射状的血迹。
 
因为时间稍长,已经变得成了暗红色。
 
她看了一眼,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一门之隔的客厅里面,座机正在响个不停。
 
没过一会儿,就有母亲方娟的声音伴着拍门声穿了过来:“小白啊,小白?你们医院的同事打电话过来了,你是不是跟人家约好了?”
 
谭暮白疲惫的叹了口气,出声:“妈,跟她说我今天去不了了,明天再说?!?/div>
 
“小白啊,人家已经在咖啡厅等着了?!?/div>
 
“可我今天做了一整天手术?!?/div>
 
“小白,乖,你洗完澡去看一眼,你都二十八了,同事们给你介绍个对象你得给人家点面子嘛!”
 
“妈啊……”她哼唧了一声。
 
方娟却一改往日里面的温柔,严肃的开口:“你跟我打哼哼也没用,今天必须去看一眼,我这就跟人家说你在准备?!?/div>
 
“妈……”
 
方娟根本不理她,转身就去回电话。
 
谭暮白心里郁闷,听着门外母亲回电话的欢快声音,眉毛一拧,闭气又沉到了浴缸里。
 
半个小时之后,她还是被方娟盯着到了约好的左岸咖啡厅门口。
 
方娟打扮妥当,背着包包,替她整了整衣领:“好好表现,你这次别给我折腾什么幺蛾子,也别给我想那些有的没的,要是人好可靠,差不多就交往一下嫁人,也了了我一桩心愿?!?/div>
 
她点点头。
 
方娟看自己女儿听话,穿着打扮也都合格,就收回手来:“我在对面的超市逛一会儿,你相完亲打电话叫我?!?/div>
 
方娟说什么,谭暮白都乖乖听着。
 
等方娟一走,谭暮白立刻就把手机掏出来给卢晓彤打电话:“不是说了让你打我手机号吗?”
 
“我打了,你习惯性的关机了嘛?!?/div>
 
“那你也不能让我妈知道你给我介绍对象啊?!?/div>
 
“我不让你妈知道,你能乖乖过来相亲吗?”
 
卢晓彤说完,就听见对面传来一阵尴尬的忙音。
 
谭暮白已经把电话挂了……
 
卢晓彤唇角抽搐了一下,瞬间有种想抽谭暮白一顿的感觉。
 
谭暮白很擅长冷暴力,知道卢晓彤是个律师,说也说不过,所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这次过来相亲,卢晓彤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更把这次的相亲对象夸上了天。
 
说是名校毕业,在美国著名律师事务所工作过六年的超级大律师。
 
但她,仍旧一点点兴趣都没有。
 
她走进咖啡厅,找到卢晓彤所在的位置,看向对面坐着的男人。
 
“你好,我是张超?!?/div>
 
谭暮白伸出手:“你好,谭暮白?!?/div>
 
张超长得还不错,带着细致的金边眼镜,五官有点阴柔,用卢晓彤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超正点的小白脸。
 
只是,她觉得这个小白脸的撩妹技能有点讨人厌。
 
那只手在与她交握的时候,不著痕迹的用拇指在她细腻的手背上暧昧的摩挲了几下。
 
这个小动作卢晓彤并没有发现。
 
反而是谭暮白勾了勾唇角,开口道:“不好意思,刚刚做了个截肢手术来晚了?!?/div>
 
“不着急,”那人依旧不肯放开手,笑着问她,“手术成功了吗?”
 
谭暮白遗憾的叹了口气:“失败了呢?!?/div>
 
张超有点好奇:“谭医生可是A城首屈一指的三甲医生,怎么会失败?”
 
谭暮白摇摇头,有点可惜的开口:“病人好色成性,摸了有洁癖的女孩子的手,被对方打晕之后开车用轮胎压了几个小时,所以……只能截肢了……”
 
她说的很惋惜。
 
张超脸色一变,立刻就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
 
卢晓彤眼看着闺蜜给自己事务所的新同事来了个下马威,尴尬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而坐在隔壁桌子上的男人,在听到谭暮白的话之后,却是好笑的勾了勾唇角,转头,将视线定格在了谭暮白的身上。
 
七年不见,这个叫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变了好多。
 
第2章 一个无赖
谭暮白说不上是博学多才,但是关于手术方面的事情却能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
 
一顿饭下来。
 
张超只觉得自己听了一脑子的肝啊,胆啊,肠子啊……
 
更叫他没法接受的是,谭暮白居然敬业到把开腹之后的肝胆照片存在手机里,以供随时拿出来欣赏。
 
张超觉得吃了一顿有味儿的晚餐。
 
并觉得这场相亲毕生难忘。
 
她要了谭暮白的电话号码之后,就白着一张脸离开了。
 
他一走,卢晓彤就垮下脸来,用恨不得杀死她的眼光道:“你是不是不想好好过下半辈子了?”
 
“没有啊,我这不是在努力积极的相亲么?!?/div>
 
谭暮白还没有吃完饭后水果,叉子插着草莓,看手机上那些流着血的人体内脏。
 
卢晓彤压着火长长叹了口气,接着才将手按在桌子上面,开口:“陆励南已经转业了!“
 
谭暮白咀嚼草莓的动作顿了顿,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开口:“管我什么事?!?/div>
 
“他很喜欢你?!?/div>
 
“我不喜欢他?!彼卮鸬睦?。
 
“我爸跟他爸都是一个军区的,虽然他这些年做的混蛋事不少,但他们家还是很宠他?!?/div>
 
“所以呢?”
 
“她爸妈知道我是你的闺蜜,已经托我来游说你跟他交往?!?/div>
 
谭暮白没心情继续吃草莓,将手机关上,正眼看她:“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你已经有了男朋友,如胶似漆,不好拆散?!?/div>
 
“回答的好?!彼塘艘桓龃竽粗?,然后从座位上将包包拿起来就要走。
 
“喂,你去哪儿,我还没说完!”
 
“情况紧急,我跟刚才的相亲对象再联络一下,突然觉得我跟他还能聊得来!”
 
谭暮白挥了挥手就风风火火的往外走。
 
就在要出门的时候,后面的卢晓彤突然喊了一句:“你真的不考虑跟陆励南交往???!”
 
“死都不跟那个无赖交往!”
 
她回答的斩钉截铁。
 
后面的卢晓彤尴尬的砸了咂嘴,转头看刚才隔壁座位上伸手过来扣住她肩膀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模样,比平头略长一点的短发,五官端正,脸部轮廓刚毅英气。
 
长眉,挺鼻,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双眼的神色很不友善。
 
这样的男人,不管怎么说,都能算得上是让人一眼看见就很难忘记的英俊男人。
 
但是,偏偏摆了一张让人有点怕的扑克脸。
 
卢晓彤心脏跳的有些快,皱着眉毛问他:“你生气了?”
 
“不是说谭暮白有男朋友,如胶似漆吗?”
 
卢晓彤别过头,捂着脸简直想要抽自己一巴掌。
 
“她现在还是单身的吧?”
 
“嗯……”
 
“她家住址没变吧?”
 
“变了,”卢晓彤很为难的开口,“在军医院实习结束之后,她就立刻搬家了?!?/div>
 
“她家住址给我?!?/div>
 
卢晓彤摇了摇头。
 
陆励南皱眉,眼睛凉凉的盯着她。
 
卢晓彤眼神变了几变,最后才无可奈何的找出笔记本,写了住址递给他。
 
谭慕白成功的要到了张超的电话号码。
 
虽然在相亲的时候给张超判了死刑,但是比起卢晓彤给她的那个惊天霹雳来。
 
她宁可选张超这颗歪瓜裂枣,也绝对不去攀陆励成那只金凤凰。
 
想想当年在军区医院实习的时候,跟陆励南结下的梁子,谭慕白一点都不觉得那个男人是喜欢她。
 
反而觉得那男人肯定是想借助卢晓彤这条裙带关系,好好的整治她。
 
毕竟,当年她在给他抽血打针的时候,可没少装作失手恶整他。
 
要不是那个男人背景太硬,估计那会儿已经被她扎成了马蜂窝。
 
她想起陆励南就头疼,回到小区的时候,晃晃悠悠的看见有小区跳广场舞的大妈,三三两两的从他们家住的那栋楼下走过去。
 
嘴巴里面还说着什么‘军牌车’‘帅小伙’之类的话。
 
第3章 夜遇歹徒
谭慕白走到自家小区的楼洞口,看见这个没有电梯的小区里面居然开进来了一辆拉风的军牌路虎,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既然是停在自己家这栋楼下,估计就是自己楼上那个网红女又勾搭到什么夜场小霸王了。
 
她打量了一眼底盘稳重,风骚大气的高级路虎车,忍不住摇了摇头,然后拿着手机上楼。
 
真是同人不同命,自己兢兢业业在医院上班,忙的要死要活没时间谈恋爱只能相亲。
 
而自己楼上那位同龄女,却是天天泡在家里面当主播,走夜场,隔三差五的就换男朋友。
 
就光她妈拿出来炫耀过的男人,这个月都已经有三个了。
 
要知道,这才七月初啊。
 
她家住在四楼,走了三层楼的楼梯,就已经觉得脚酸。
 
扶着楼梯揉了揉脚,这才上了第四层,然后用手机照着锁孔,准备从包包里面掏出钥匙来开门。
 
钥匙掏出来,刚要往锁孔里面插。
 
她就猛然觉得不对劲儿。
 
身后,好像是有什么人在看着她。
 
她警觉的回头,猛地就看见在自己两步开外有个黑影,老旧小区的声控灯一层亮一层不亮。
 
很不巧,四楼的声控灯都已经坏了半年了,物业也不给修。
 
她看见黑影,手指头一抖,钥匙叮当一下就落在了地上,她整个人也吓得往门板上一贴。
 
但是却没有尖叫。
 
虽然脑子很乱,但是在自己的家门口,不管是劫财还是劫色那都好商量,要是一叫,把自己的亲妈给招出来,万一是个持刀歹徒,岂不是连累了自己那个喜欢大惊小怪的老妈。
 
她抿着唇,看着那个高大的黑影凑过来,吓得冷汗都从额头冒出来了,说话也有些不稳:“你,你找谁?”
 
那人笑了一声。
 
阴影里面他的脸看不清楚,但是轻笑的声音却很好听,而且从他的笑声里面就能分辨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很好。
 
谭慕白怀疑自己是遇上什么变态了,皱了皱眉,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手机,想着待会儿好歹有机会悄悄按个110。
 
然而,手指刚伸进包包里抓住手机。
 
那个男人就走到跟前,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钥匙,好看修长的手指勾着那串钥匙,递到了她的面前,并且毫不见外的开口:“先开门请我进去喝口水,我找你家找的好累?!?/div>
 
“我跟你熟吗?”她嘴巴不自觉的开口问,然而脑子却像是被雷劈一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慕白,我是陆励南?!?/div>
 
那男人刚把话说出口。
 
谭慕白想都没想,立刻就冲楼下跑,活像是见了狐狸的兔子。
 
陆励南眉头一蹙,反应极快的追上去。
 
不等她到三楼,就把她一把擒住,反剪双手按在了墙壁上。
 
谭慕白被这样像是压犯人一样擒住,心头升起一股巨大恐慌的同时,还带着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回想之前在实习时候跟陆励南打的那些交道,吃的那些亏,忍不住眼圈就红了。
 
说话也带了哭腔:“我是犯了什么罪?你这样摁着我?”
 
陆励南听见她话里带了哭腔,立刻就慌了,马上就放开手,把她正过来道歉,但是又担心她再跑了。
 
干脆双手撑墙,把她困在墙壁跟自己的胸膛间:“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欺负你,你一跑,我就想……抓住你……”
 
谭慕白听他解释就来气,红着眼睛瞪她,表情凶的很。
 
而七年都没见过他的陆励南在跟她对视的一刹那,却奇迹般的,哑口无言,什么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第4章 楼道强吻
谭慕白已经跟陆励南七年不见了。
 
当年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而现在,两人过了七年,经过了时间的沉淀,虽然五官容貌未曾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气质心态上却都已经变了。
 
谭慕白瞪着陆励南。
 
三楼的声控灯因为刚才那出追击而亮起来,灯光清楚的照在陆励南的脸上。
 
男人的轮廓已经变得英气立体了许多。
 
修长英气的眉毛微微扬起,一双眼眸如同点墨,薄唇抿直,气势凌厉压人,而且在经过这么多年之后,他眼眸中的青涩莽撞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隐藏起锋芒的含蓄跟内敛。
 
他眼睛定定看着她。
 
谭慕白也在看他那张变得更加俊逸的脸庞。
 
仔细看,这个小子的鼻子挺直,唇瓣还是薄薄的。
 
就连当初在军区训练时晒黑的皮肤,现在也恢复成了浅色系的小麦色。
 
头发长了一点,显得比当年好看了十倍都不止。
 
这岁月对他来说,可真不是一把杀猪刀,而是一把美容刀啊。
 
她在心里感叹。
 
而陆励南在直勾勾盯着她看了半天之后,却忽然一下子就亲了上来。
 
这个吻来的毫无预兆。
 
谭慕白甚至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双手想要去推他,却被他一把按在了墙壁上。
 
那薄薄的唇瓣撕咬她的唇瓣,舌头还试着往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
 
谭慕白都被吓傻了。
 
二十八年了,没有男人敢对着她上来就亲。
 
陆励南这个王八蛋?。?!
 
她想要抬脚踢他。
 
然而她的套路陆励南早就已经熟记于心,在她抬脚之前,就已经将她按在墙上,然后用腿压住了她的双腿。
 
谭慕白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就在她要疯的时候。
 
突然有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并且试探着叫道:“小白?”
 
是妈从家里出来了。
 
陆励南也听见了这个声音,意犹未尽的放开了谭慕白。
 
并且转回头去,看发出声音的四楼。
 
四楼上,方娟看见刚才跟男人接吻的果然是自己的女儿,面色复杂的看向陆励南。
 
“你是?”
 
“妈,你报警抓这个臭流氓!”谭慕白愤怒的瞪着陆励南。
 
方娟犹豫的看了看女儿的反应,拿不定注意。
 
而陆励南却看了愤怒的谭慕白一眼,抬手摸了摸自己刚刚才吻过莫初心的薄唇,笑的很懂事的开口自我介绍:“我是慕白的男朋友陆励南,家住在A军区?!?/div>
 
陆励南……A军区……
 
光是一个带陆姓氏的名字,再加上一个A军区。
 
方娟就压下了报警的心思,而是皱着眉问了一句:“小陆啊,楼下的车子你知道是谁开来的吗?”
 
“是我开来的,阿姨?!?/div>
 
方娟点了点头,然后不冷不淡的开口:“小区不让在楼道门口停车,小陆你去挪一下,然后上来一起吃个晚饭吧?!?/div>
 
谭慕白听了妈妈的这句话,整个人都一愣。
 
而陆励南却心情很好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勾着薄唇下去挪车了。
 
陆励南一走,谭慕白就拉着妈妈往家里走:“妈你疯了?你没看见他刚才对我耍流氓吗?你还不报警抓他?!”
 
“可是你刚才也没有反抗啊……”方娟疑惑,“你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他不是我男朋友!”
 
“不是吗?”方娟一脸不解,然后一边往家里走,一边开口,“可是刚才彤彤那孩子明明打电话来说,你今天搞砸了相亲,带着正牌男朋友回家吃饭啊,还说是个姓陆的,跟她住在一个军区里,小伙子长得很俊,我为了招呼你们俩,连菜都买好了?!?/div>
 
“卢晓彤说的?!”
 
谭慕白抓到了重点。
 
怪不得一向护女心切的老妈这次没有报警,原来是卢晓彤这颗墙头草已经成了陆励南的奸细!
 
她火冒三丈,可是连把陆励南从家里撵出去的办法都没有想到。
 
陆励南就已经精神抖擞的回来了。
 
第5章 别样逼婚
方娟这个做母亲的已经想了很多年招呼女儿女婿一起吃饭的场景了。
 
现在好不容易如愿以偿,自然在饭桌上面要好好的盘问一下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婿是什么底细。
 
为了能让人来一块儿参谋参谋,方娟这个独自带大了女儿的单亲家庭,还找了一个帮手过来过过眼。
 
这个一块儿过来过过眼的不是别人,正是谭慕白的二姨方丽。
 
方娟在女儿回家之前就做好了菜,方丽也在厨房里面帮着忙活。
 
现在两个人一到家,自然就开饭。
 
连给谭慕白一点跟陆励南撕破脸的机会都没有。
 
饭桌上面,谭慕白滴米未进,一心想着开口解释清楚自己跟陆励南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然而一开口,母亲方娟跟兴奋的二姨方丽就会打断她说话。
 
在试着解释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之后,谭慕白最终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妈!你让我说清楚行不行???!”
 
方丽跟方娟都被暴躁的谭慕白吓了一跳,纷纷端着碗,愣愣的看着谭慕白。
 
而在旁边游刃有余的回答着两位长辈问题的陆励南在看见谭慕白翻脸之后,也终于放下了给未来丈母娘跟二姨夹菜的筷子,站了起来,礼貌的挂着浅笑开口:“阿姨,二姨,我跟暮白单独谈谈?!?/div>
 
方娟点了点头。
 
方丽抬手指了指谭慕白的房间:“那是小白的房间?!?/div>
 
“谢谢二姨?!甭嚼侠衩驳佬?。
 
然后不等谭慕白再说什么,就手上用力,将谭慕白拉到了房间里面。
 
然后把房间的门一关,将她抵在门板上,收了那礼貌的笑容,认真的看着她:“你去军区医院实习那天我就看上你了,这么多年了,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没看上你?!?/div>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甭嚼厦挥兴佬牡募O?。
 
谭慕白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我有喜欢了十年的人?!?/div>
 
显然,这句话像是针一样,狠狠的刺了陆励南一下。
 
他眼睛里有一抹浓黑色的漩涡,但是声音却变得更温柔了,像是祈求一样开口:“你喜欢我吧,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不超出我的底线,我都依着你,我会好好?;つ??!?/div>
 
“我不喜欢你?!?/div>
 
谭慕白想要推开他。
 
然而刚伸手,就被陆励南被抓住了,她将她的手背放在薄薄的唇瓣上轻轻吻了一下,带着灼热的温度,然后开口:“慕白,我喜欢你,我想娶你?!?/div>
 
“我不想嫁你?!?/div>
 
谭慕白要把手往外回抽。
 
然而,陆励南眸子里面那黑色的漩涡,在听见谭慕白这句话之后,却是变得更深邃阴沉了一下。
 
“慕白,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不理解?!?/div>
 
谭慕白转身就想走。
 
然而陆励南放开她的手,却在她转身要往门外走的时候,拦腰就抱住了她的身体,然后抱着她往房间的阳台上走去。
 
谭慕白被忽然抱起来往阳台上面走,一时之间慌了神:“你疯了吗?陆励南?!”
 
陆励南绷着一张脸,不管谭慕白怎么叫,都不放开他:“只要你嫁给我,我就拉你上来?!?/div>
 
他一只手打开阳台的玻璃。
 
然后把谭慕白就这样放在了阳台的边缘。
 
四楼高的阳台。
 
摔下去不死也残!
 
而且,死亡几率要比残疾几率大得多!
 
谭慕白是个医生,对坠楼者的生存几率跟致残情况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被扔在阳台的边缘,忍不住就怕的发抖起来,大骂陆励南:“你疯了!杀人是要坐牢的!”
 
陆励南就在阳台里面看着她:“没关系,不能娶你跟坐一辈子牢没什么区别?!?/div>
 
“你有??!”
 
“没错,我有病,”他不止不否认,还眼神灼灼的盯着她,“我打从看上你那天就有病了,现在只有你有药,你告诉我,你要不要给我药?”
 
谭慕白恐高,往下面撇了一眼,脑子一晕,身体就歪了下去。
 
楼下有人看见,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而陆励南却伸出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然后拽着她,异常认真的看着她:“要不要嫁给我?”
 
“不要!”她脱口而出!
 
第6章 我嫁给你
陆励南抿了抿唇,双眸深邃的望着她。
 
谭慕白跟他打心理战。
 
她觉得他不敢放手,笃定他不敢放手。
 
所以倔强的说不嫁。
 
陆励南抿直了唇瓣,黑色的眼睛像是激流暗涌的漩涡,他声音清冷而富有磁性的下达最后通牒:“我最后问你一次,谭慕白你嫁不嫁?”
 
“我不……”
 
他的手指一松,她心胆俱裂,立刻改口:“嫁!我嫁!”
 
“慕白,说你要嫁给我?!甭嚼纤鄱ザタ醋潘?,认真而又严肃的要求。
 
谭慕白看他不肯把自己拉上去,忍着泪意按照他的要求叫出来:“我嫁给你??!我要嫁给你陆励南!”
 
仿佛是被逼到了绝路,谭慕白豁出去的,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
 
这个声音很大,让楼下那些担心谭慕白生命安危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而陆励南在看见谭暮白歇斯底里的闭着眼睛喊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严肃的表情却瞬间就被浮上唇角的笑意给软化了。
 
不等谭慕白睁开眼睛,陆励成那经过长期军事训练的有力手臂就轻而易举的将她从阳台外面提了上来。
 
莫初心被从阳台外面拉上来。
 
双腿都因为刚才惊心动魄的高度而吓得发软。
 
要不是陆励南搂着她的腰,将她牢牢扶住,这个时候她早就已经双腿发软跪在了地上。
 
陆励南得到了她的承诺,便自发的当做自己已经求婚成功。
 
将她抱在怀里面,强调:“你可是答应要嫁给我了?!?/div>
 
谭慕白被他抱在怀里,还在因为刚才的恐惧而瑟瑟发抖。
 
陆励南感受到她身体在发抖,也明白刚才做的过分了。
 
抿了抿唇,想要跟她道歉:“慕白……“
 
他叫了个名字,就听见房间门被打开了。
 
方娟跟方丽也因为楼下邻居来告诉她谭慕白挂在阳台上的事情,而惊恐的打开门想要看情况。
 
本来他是觉得这小情侣是闹了小矛盾要单独相处的。
 
结果外面的邻居却告诉她,慕白挂在阳台上,被陆励南给死死的拉着,看样子是想要跳楼轻生,还喊着非要嫁给陆励南,结果被男朋友死活拉着才拉了上去。
 
方娟跟方丽看见谭慕白在陆励南的怀里面瑟瑟发抖,也紧张的走过来,追问陆励南:“小陆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听邻居说慕白刚才跳楼了,是你在拉着她?”
 
方丽忙着问事情的缘由。
 
而方娟看见女儿被陆励南抱在怀里,忙将她从陆励南的怀里挖出来,紧张的的问她:“小白?小白你到底是怎么了?”
 
谭慕白被方娟从陆励南的怀里挖出来。
 
方娟一眼就看见女儿哭的满脸是泪,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方娟本来是想要追问的。
 
结果陆励南那边却先开口:“阿姨,二姨,我已经打算娶慕白过门了,可能明天就会跟她去民政局领证,能不能麻烦阿姨你把慕白的户口本拿出来?”
 
方娟听见陆励南的话,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接着就下意识的反问:“这么快?”
 
陆励南抿了抿唇,若有所思的看向谭慕白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再晚的话,慕白她就更委屈了?!?/div>
 
方娟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听陆励南的说法,这是女儿以死相逼,让陆励南跟她领证,这才成功的啊。
 
方丽也听出了陆励南的言外之意,赶紧用手肘推了推方娟,示意方娟赶紧去把谭慕白的户口本给拿出来。
 
方娟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之前一直都排斥相亲,卢晓彤也说女儿的心里面有人,一直在等。
 
这么多年了,女儿忽然就有了男朋友,忽然就哭成这个样子?
 
难道说,女儿心里的人一直以来都是陆励南?
 
方娟觉得自己的女儿虽然反常,但是这样想的话,女儿所有反常的行为却都能够解释的通。
 
她反应过来,立刻就转身出去找谭慕白的户口本。
 
而方丽也一块儿跟着去找。
 
谭慕白刚才被逼着说了嫁给陆励南的话,现在就被拉上来,又看见陆励南误导母亲跟阿姨。
 
想要拦住母亲跟阿姨,可是刚走了一步,陆励南就拦在她的面前:“你是答应了嫁给我,我才拉你上来的?如果你出尔反尔的话……”
 
他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谭慕白自动理解为那是威胁自己的话。
 
第7章 酒店开房
方娟也就出去了两三分钟,就唯恐耽误了女儿幸福一样,迅速的将户口本拿了回来。
 
她将户口本递给谭慕白,情绪有些激动:“小白,户口本?!?/div>
 
陆励南看见方娟递给谭慕白的户口本,想都没有想,就提谭慕白将户口本收起来了。
 
然后诚恳的道谢:“谢谢阿姨,我跟慕白出去散散心?!?/div>
 
谭慕白被一把抓住手腕,然后拽出家门口。
 
谭慕白不想走,哭红的眼睛瞪着陆励南。
 
而陆励南的心情却像是天降横财一样,心情好的几乎开花。
 
在将谭慕白拽到客厅之后,她就发现谭慕白不想走。
 
索性一个弯腰,就将谭慕白给公主抱抱了起来。
 
跟在后面的方娟跟方丽都被陆励南这强力公主抱给看愣了。
 
方丽好一会儿,才开口看方娟:“姐,咱们小白,这是要嫁人了吗?”
 
“是啊,看起来,这次交的这个男朋友很不错呢?!?/div>
 
方丽赞同的点了点头,感觉很欣慰。
 
而谭慕白被陆励南从家里抱出去的路上就一直在捶陆励南,挣扎的想要让陆励南将她放下来:“你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账!”
 
在她的心里面,一直从军区里面长大的这个太子爷跟外面的流氓混混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一点都不文雅,一点都不礼貌。
 
甚至连她的拒绝都当做是耳边风。
 
一点都不尊重她的选择。
 
他就像是一个疯子,想要什么人,想要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弄到手。
 
以前他还不会在人前做戏,误导别人。
 
现在明显是见识多了,道行深了,不仅会做戏,甚至为了将她弄到手,不惜弄出人命案子来。
 
她是个医生,最清楚人命有多么的脆弱。
 
也最清楚死亡意味着灰飞烟灭一无所有。
 
更清楚,死亡带来的连锁反应跟对遗留家属的打击有多大。
 
她怕死,也怕跟自己相依为命了这么多年的母亲老了之后无人照顾。
 
她想的很多,心思很细,所以有时候隐忍的反而让人觉得贪生怕死又懦弱。
 
可是,面对陆励南这种能把他从阳台上扔下去的疯子,她不敢用自己心里的傲骨跟他倔到底。
 
她怕自己赌输了。
 
怕这个男人真的松手让她从四楼上落下去变成一具尸体。
 
她受了惊吓,被陆励南抱着的时候一直都在哭。
 
陆励南抱着她,听着她的嗫泣,感觉自己今晚做的有些过了。
 
但是,他不后悔。
 
他这辈子就只想赌这一次,不计代价的赌这一次。
 
因为这个女人让他心心念念的记挂了七年。
 
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在想着安全回来,都在想着可以转业把她娶回去。
 
他甚至每次跟家里面通电话的时候,都在嘱咐家里面去打听谭慕白的消息。
 
她一直单身。
 
没有男朋友。
 
她在相亲。
 
在回来之前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要将这个女人娶回家。
 
要把她弄到手。
 
如果自己再不下手,万一有别的男人向她求爱呢?
 
万一她变成了别的男人的老婆呢?
 
所幸,他回来的时机刚好。
 
即便是她已经相亲了,却也没有跟对方发展到第二次约会逛街的程度。
 
将车门打开,把谭慕白放在副驾驶席上,然后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才关好门去驾驶席上开车。
 
谭慕白一直都在哭。
 
陆励南简直想要立刻停下车,然后把她哄得不哭了再说。
 
但是,他看一眼放在车上的户口本,就强压着打消了先安慰她的念头。
 
一直到带她来到酒店门口,谭慕白才悲愤交加的质问他:“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陆励南有条不紊的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回答她:“开房?!?/div>
 
谭慕白眼睛睁得大大的,发疯一样的去开车门。
 
但是车门被陆励南那边锁了。
 
陆励南先下车,然后才把副驾驶的门打开,接着将她从车子里面拉出来。
 
酒店负责停车的侍者看见谭慕白一脸泪痕的被陆励南从车子里面拉出来,看的呆了一下。
 
陆励南看见那个侍者盯着谭慕白看,眉毛一皱,口气很不好的开口:“还不去停车?”
 
侍者忙回过神去停车。
 
而谭慕白却被陆励南直接扛到肩膀上,进了贵宾专用电梯。
 
第8章 协议结婚
谭慕白根本就没有看见陆励南开房的过程,就被直接从贵宾专用电梯给扛到了酒店的套房里面。
 
然后被一下子给放在了酒店的豪华大床上。
 
谭慕白情绪激动,满心惶恐。
 
但是陆励南却像是已经期待了许久一样,在把她放下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轻拿轻放。
 
谭慕白被放在大床上,迅速的往后面挪了一下,接着就感觉到了不对。
 
这么软……
 
她皱眉,打量自己所在的这张床,才发现是一张名品豪华水床。
 
在同事们的口中,是那种很有情趣的水床。
 
陆励南眼睛弯弯的看着她:“你今晚就在这儿睡?!?/div>
 
“你到底想干什么?”谭慕白皱着眉毛,已经濒临崩溃。
 
陆励南看她绷紧了神经,警惕的看着他,伸出手,想要安抚她的情绪。
 
然而他的手指才伸到她的脸侧,她就往后一躲。
 
陆励南摸了个空,有点失望。
 
谭慕白看着他,生怕他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或者是一下子给扑过来。
 
“你害怕我?”
 
谭慕白拧着眉:“我想回家里去?!?/div>
 
“明天我们就领证了,我知道你心里不想嫁给我,不过我不想在我们领证之前横生枝节?!?/div>
 
“你怕我跑了?”
 
“夜长梦多?!彼湎嗟某腥献约菏桥滤芰?。
 
他本来就心虚,自己是逼着她答应嫁给自己。
 
而现在,人在他的手上,户口本也在他的手上,趁热打铁,他必须让她跟自己在明早领证。
 
他不想承担任何风险。
 
“可是陆励南,我是真的不喜欢你?!碧纺桨滓⊥?,觉得死心眼的陆励南让她把这辈子的幸福都要搭上了。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彼托牡挠嗡邓?。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培养不出感情来的,”谭慕白这话说的很倔。
 
陆励南有些失望,却看着谭慕白没有半分要退让的意思:“我会想办法让你喜欢的?!?/div>
 
“你不能冷静一下吗?”谭慕白望着他。
 
她多么希望陆励南可以不这样抽风。
 
陆励南却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慕白,我冷静了七年了,我想娶你,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了七年才做出来的打算?!?/div>
 
谭慕白听他说的这么固执,拧眉问他:“你喜欢我什么?这张脸?还是身材?或者说是性格?”
 
“你在给我设套吗?”陆励南一点都不傻,他莞尔,从容的看着她,“如果我说喜欢你的脸,你会说我肤浅,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身材,你会说我好色,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性格,你会觉得我是在为了把你弄到手而口不择言?!?/div>
 
谭慕白哑口无言。
 
的确,她是设了这么个套给他。
 
不管他怎么回答,都是错。
 
谭慕白觉得自己陷入到了一个死角里,怎么都出不去。
 
而陆励南守在唯一的出口堵着他。
 
她不能让他闪开,就只能妥协。
 
可是……
 
“慕白,我是打从心里面喜欢你,你所有缺点我都能忍,你嫁给我,说什么就是什么?!?/div>
 
“我不想跟你上床?!碧纺桨装尊牧成?,有着清楚的抗拒。
 
她不喜欢陆励南,不想让他碰自己,牵手不行,接吻不行,上床更不行。
 
只要想想以后要跟陆励南上床,接受他的肌肤之亲,体验他所带来的感官刺激,他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
 
而陆励南面对谭慕白这句话。
 
却是在沉眸思索了一下之后,点头:“可以?!?/div>
 
谭慕白一愣,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这个男人竟然答应不跟自己上床。
 
陆励南薄唇抿了抿,一双眼睛定定看着她:“在你点头愿意之前,我不会碰你一下,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div>
 
谭慕白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微微怔?。骸笆裁??”
 
“不许出轨,不准背叛我?!?/div>
 
他的表情十分认真,谭慕白被他盯着,手指微微攥了攥,长长的睫毛垂了垂:“如果嫁给你也不能爱上你,我要跟你空耗一辈子吗?”
 
“那个时候,我会放你自由,跟你离婚?!?/div>
 
“期限呢?”
 
“一年?!彼邪盐?,绝对能让谭慕白在一年之内爱上自己,如果不能的话,他不放手又有什么意义?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368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519| 465| 639| 285| 533| 749| 671| 339| 83| 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