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红唇吻暖了心小说全文阅读 夏晚凉司夜擎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20小时前 9


今天优质短篇《红唇吻暖了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现代言情小说,女主角叫夏晚凉,男主角叫司夜擎,最新章节: 第43章 大结局。红唇吻暖了心小说主要讲述夏晚凉怀孕八月,快要生产时,却被自己最深爱的丈夫,关在别墅院子里,要她一尸两命。 她苦苦哀求,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可他却说,这样一个贱种,就算是生下来,他也要活活掐死……………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红唇吻暖了心》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红唇吻暖了心

 

《红唇吻暖了心》YY小说书号:476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76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司夜擎,我求求你,让我去医院吧,我真的要生了啊……”夏晚凉跪在漫天冰雪里,对着别墅里的男人,卑微哀求,“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了,是一条会动的,活生生的生命啊……”
 
别墅的大门敞开着,却不见人影,只有两个强壮的保镖,立在门口。
 
盯着夏晚凉,不让她进屋取暖,也不准她擅自离开别墅院子。
 
腿间一阵阵湿润,是她的羊水破了,分娩的阵痛一阵阵传来,她夏晚凉几乎跪不住,身体软软的往冰雪里倒。
 
“司夜擎,求你了,让我去医院好不好?”
 
她一遍遍的哭喊,直到嗓子沙哑,肚子也疼得几乎晕过去,那个男人的身影,才终于出现。
 
他就站在门口,厌恶的远远盯着她。
 
“司夜擎,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现在她马上就足月了,我求你让我去医院,把她生下来!”夏晚凉扶着凸起的大肚子,艰难趴过去,想要拉着司夜擎的腿,被他恶心的躲开。
 
“夏晚凉,你愿意离婚了吗?”
 
夏晚凉一愣,喃喃道:“我们的孩子就要生了啊……”
 
司夜擎嫌恶的皱眉:“那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贱种!夏晚凉,我从来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是你自己,背着偷偷怀孕!现在要生了,有本事你就在这里生下来!生不出来,闷死了那个孩子,就是你活该!”
 
夏晚凉睫毛一颤,掉下冰冷泪水。
 
“司夜擎,你怎么能这么狠?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的亲生骨肉??!”
 
“夏晚凉,你以为你算什么都东西?”司夜擎表情残忍而冰冷,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东西,只会让我恶心!这个孩子,我不会要!你想去医院生下来,更是做梦!”
 
一句话,彻底踩死了夏晚凉的希望。
 
铅灰色的天空,无声的飘起了雪花,旋转的落在夏晚凉乌黑凌乱的发丝,以及卷翘的睫毛上,绝美而凄惨。
 
“司夜擎,我求求你还不行吗?”肚子疼得厉害,即将出生的孩子,不停的踢踹着她的肚皮,腿间羊水渐渐流干了,猩红的血,徐徐涌出。
 
刺目的染红冰雪。
 
夏晚凉捂着肚子,艰难的跪起身,对着司夜擎不??耐?。
 
“我求求你,我跪下给你磕头!”她额头用力的撞击着冰雪,“司夜擎,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吧,我求求你?!?/div>
 
司夜擎垂眸,眼底仍旧没有半分感情,冷冷的注视着夏晚凉。
 
“真是贱啊,想到我的血脉,竟然跟你这样的贱人融合了,我就反胃恶心?!?/div>
 
夏晚凉指甲用力的抠住了冰雪,额头抵着地面,眼泪倒流。
 
“对,我就是贱人,我根本不配嫁给你?!彼战粞劬?,抛弃了所有尊严,“司夜擎,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同意离婚,马上就离,只要你,让我的孩子,平安出生?!?/div>
 
她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妥协,可司夜擎回应的,却是一声充满嘲讽的冷笑。
 
“呵?!彼肿智逦腥痰目?,“夏晚凉,你现在才同意离婚,晚了。我不会让你去医院,生下这个碍眼的孩子,就算你今天自己在雪地里生下来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
 
夏晚凉后背狠狠一颤,不可置信的抬眸,绝望悲戚的望着司夜擎。
 
“至于离婚的事情,你今天不同意,以后,我有的是办法,逼你跪着给我同意!”
 
他不带丝毫感情的扔下这句话,转身,哐当关上别墅门。
 
再不看一眼,雪地里,挺着大肚子,半身鲜血的夏晚凉……
 
第2章 求求你们,救我……
 
肚子越来越疼,夏晚凉真的要生了……
 
她爬行到别墅门口,拼命砸门。
 
“司夜擎,你开门,我求你,让我去医院……”她哭得满脸眼泪,腿间献血不住涌出,打湿裙摆和落雪的地板,触目惊心的一片。
 
连守着门口的两个保镖,神色都有些动容。
 
“司夜擎,你开门??!”夏晚凉手指渐渐没了力气,虚弱的敲打着门板,“我求求你……孩子快要出来了……你让我去医院,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div>
 
门板仍旧紧闭,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司夜擎根本不理会她。
 
夏晚凉最终无力,爬在地板上,被腹部的一阵阵绞痛,折磨得满头冷汗,脸色惨白。
 
真的好疼……
 
要是再不去医院,她会不会与孩子一起,一尸两命的死在这个院子里?
 
不要……
 
夏晚凉手扶着小腹,她死了就算了,但孩子不能这样跟她一起死。
 
她还没有出生,还没有看一眼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不能就这样胎死腹中。
 
夏晚凉艰难爬行,往别墅的门口走爬去。
 
她要出去求救……
 
两个保镖互相看了一眼,想到司夜擎那雷霆狠辣的手段,终究还是不敢让夏晚凉就这样离开,几步上前去,拦住了夏晚凉的去路。
 
“夏小姐,对不起,没有少爷的允许,我们不能让你离开这里?!?/div>
 
夏晚凉脸色青白,眼泪几乎在脸颊结上成了薄冰,模样凄惨到了极致。
 
“我跟孩子,都要快死了……你们这是谋杀!”
 
两个保镖神色微微动容,但终究还是道:“对不起,夏小姐。谁叫您,招惹上了少爷呢……要是您从一开始,就跟少爷保持距离,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
 
夏晚凉绝望而痛苦的闭上眼睛,是啊,都怪她自己。
 
从喜欢司夜擎开始,那个男人,就没给过她一次好脸色,是她自己愚蠢,以为日久可以生情,这个男人,终究会有被自己感动的一天。
 
但等她沦陷得越来越深时,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心,根本就是石头做的。
 
永远也不会被打动,永远也不会对她柔软。
 
他就是要弄死她,要弄得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好疼……”夏晚凉蜷缩起身体,被鲜血的染红的裙子,在雪地里拖出长长的痕迹。
 
两个保镖各自移开了视线,不忍心再看。
 
腹痛一阵比一阵强烈,迫切想要出世的孩子,在她肚子里不停挣扎……
 
但那挣扎的动作,也渐渐变得微弱……
 
没了羊水,又不能及时出生,孩子开始在窒息了。
 
夏晚凉虚软的身体,忽然涌出了力气。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撑起身体,夏晚凉继续往一旁的保安室里爬,她要自己独自把孩子,生下来!
 
她浑身血水,头发凌乱,狼狈凄惨如地狱里爬出来的冤魂,保安室里的人一见到她,就立即远远避开,正好将房间,空给了夏晚凉。
 
恰好,保安室里,有联通到外面的座机。
 
夏晚凉连忙抓起座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片刻后,急救车的鸣叫声,尖锐响起。
 
夏晚凉扶着墙壁,艰难站起,托着小腹,步步往门别墅的铁门走去。
 
“救命……”她用尽全力的呼喊,“救命??!”
 
救护车里的两个护士朝着夏晚凉跑来,看她一身鲜血,惊讶询问道:“怎么回事?”
 
“救命!”夏晚凉抓紧护士的手,喃喃重复,“救救我和孩子,我们要死了!”
 
两个保镖站在夏晚凉的身后,当着医院的人,也不敢伸手去拉夏晚凉。
 
“开门!让我们带这位小姐走,不然我们报警了!”一个医生小跑了过来。
 
两个保镖迫于无奈,总不能真的让医生们报警,把事情闹大,正要开门,司夜擎却忽然开门,长腿走了出来。
 
第3章 产后大出血
 
“夏晚凉?!彼疽骨嬉豢?,就让整个院子的气氛,瞬间冷寂。
 
他身量修长高挑,面冷如霜,那双冷沉的眼眸,更是威严摄人,随意一扫,就教人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意。
 
“你今天若是刚出去,把你肚子里的那个贱种生下来,不仅是你,连你父母,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彼径ㄔ谝幻自兜牡胤?,就那么阴沉沉的盯着夏晚凉,脸上没有半点柔情。
 
夏晚凉按着小腹的手指缓缓用力。
 
隔着柔软的肚皮,孩子轻轻的踹了踹她的手心……这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妥协……
 
“救我?!毕耐砹勾砜怂疽骨婵膳碌氖酉?,乞求的看着护士和医生,“求你们,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位先生?!被な坎挥煽?,“不管你跟这位小姐有什么恩怨,但人命关天,我们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管,麻烦开门,要不然我们立即报警,叫记者过来!”
 
司夜擎根本没有看一眼那些护士,他只是冰冷狠戾的,扫了一眼夏晚凉。
 
“夏晚凉,记住你今天的选择,以后,别后悔?!?/div>
 
说完,他转过身,消失在别墅里。
 
“开门,快开门!”夏晚凉顾不得他态度里的冰冷威胁,只想立即逃走。
 
两位保镖随即打开了门,夏晚凉被护士们扶着,送上救护车。
 
一路狂奔,冲向医院。
 
腹部的阵痛越来越强烈,但肚子里胎儿的动静,也越来越虚弱……
 
“来不及了!”护士看了看夏晚凉的情况,抓着她的手问说,“你还有力气吗,我们要在车里生孩子!”
 
“有力气!”夏晚凉咬牙,抓紧了救护车的扶手。
 
就算她之前在雪地里被困了太久,体力几乎耗尽,但现在,就算是拼命,她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手背上挂上输液水,夏晚凉就这样在救护车里,开始生孩子。
 
“用力!”护士按住她的腿,不停呼喊,“再用力一点,孩子再不赶紧生出来,就危险了!加油,快再用力一点?!?/div>
 
夏晚凉咬紧牙关,满头冷汗,被那股撕裂一样的疼痛,折磨得嘶吼出声。
 
身下,渐渐有鲜血涌出……
 
“不好,你开始出血了,不能再继续生了……”护士不停的擦拭她腿间的鲜血,“不然你可能会大出血而死!”
 
夏晚凉摇头,脸色青白,冷汗打湿脸颊边上的发丝,狼狈又惨烈。
 
“我没关系,孩子一定要生下来!求你们了,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护士犹豫道:“但这样,你真的可能会死……”
 
“死我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夏晚凉眼神坚定决绝。
 
护士叹了口气,只能让夏晚凉继续生。
 
救护车摇摇晃晃,眼看就快要到医院了,又遇见堵车,长长的车流,彻底用堵住了公路。
 
夏晚凉扣紧救护车栏,嘶声力竭的奋力尖叫……
 
“哇——”孩子,终于生下来了。
 
但夏晚凉的腿间,也随之涌出大量的鲜血。
 
“不好,产后大出血!”护士惊慌大喊,连忙催促司机,“快去医院!给病人输血!”
 
“车流还堵着呢,一点也走不了??!”
 
司机十分无奈,焦急之下,只能不停的按喇叭。
 
但这点催促的声音,消失在嘈杂的公路里,没有半点作用。
 
只有夏晚凉腿间的鲜血,不停的涌出……
 
“让我看看孩子……”她虚弱的伸手,脸上毫无血色,“让我看一眼,我的孩子……”
 
护士连忙将孩子送过去。
 
夏晚凉看着女儿粉红的小脸,温柔的勾唇一笑,眼睑,却无力的缓缓合上了……
 
“夏小姐,你不要睡过去!”护士抓住她的手,试图让夏晚凉保持清醒。
 
但夏晚凉浑身的体力,早在那生产中,被彻底耗尽了,她实在没有力气,再保持清醒……
 
腿间的鲜血,将救护车,醒目的染红……
 
拥堵的车子,终于开始移动了。
 
司机狂踩油门,一路冲进医院里,推着昏迷的夏晚凉,送到抢救室。
 
病危通知书,很快下达出来,医院按照规矩,联系了夏晚凉的丈夫,司夜擎。
 
“司先生,您好,这里是医院,您的妻子产后大出血,刚刚病危,您能现在过来医院吗?”
 
“夏晚凉要死了?”电话那边,传来醇厚而冰冷的男人嗓音。
 
“对,她……”
 
“那就让她死吧,我不关心?!币痪浠叭油?,司夜擎,直接挂掉了电话。
 
绝情至极。
 
第4章 别要这个孩子了
 
“那就让她死吧,我不关心?!币痪浠叭油?,司夜擎,直接挂掉了电话。
 
绝情至极。
 
————————————————————————————————————
 
医院的人都愣了一下,没见过这样冷漠的丈夫,只能转头又给夏晚凉的父母打了电话。
 
幸好的是,在输了四袋血后,夏晚凉的身体状况,稳住了。
 
等她醒来时,已经第二天的下午。
 
母亲苏琴守在床边,关切的询问她:“晚凉,你怎么样?”
 
“我没事……”夏晚凉下意识的摸着小腹,急切询问,“我的孩子呢……”
 
苏琴一脸无奈道:“孩子……在保温箱里?!?/div>
 
夏晚凉不安起来:“是不是因为早产,所以她才在保温箱里?我去看看她……”
 
苏琴连忙扶住夏晚凉,说道:“晚凉,那个孩子……她有先天心脏病,可能……活不长?!?/div>
 
“什么?”夏晚凉眼前一阵眩晕,“妈,你别跟我开玩笑,我怀孕的时候,产检说孩子很健康的!她怎么会生病呢?”
 
苏琴叹气道:“因为羊水破太早,孩子在你肚子里窒息太久,导致了身体出问题……医生说,心脏病只是其中一个,她的智力,也有很大可能出现问题?!?/div>
 
夏晚凉身体晃动,站不住的往地上滑倒,苏琴连忙扶住她,安慰说:“晚凉,你也别太担心了,你还年轻,孩子还能再生……”
 
“不……”夏晚凉摇头,“她是我的女儿,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她!心脏病可以治的吧?我会治好她的!”
 
夏晚凉坚持,推开母亲,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一路找到婴儿房,她终于见到了保温箱里孱弱瘦小的女儿。
 
那么娇嫩的身体,却插满了各种冰冷管子,不知道多疼……
 
夏晚凉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找到医生,询问怎样可以治疗女儿的心脏病。
 
“彻底治愈的几率很小……只能说尽力控制,但就算是这样,她能平安长大的可能性也很低……”医生一脸沉重道,“你如果一定要救这个孩子,只能去国外,请专家手术,再配合最先进的治疗方案,才可能保住孩子,而且还要尽快去国外……”
 
要尽快……
 
夏晚凉立即就开始联系医院和专家,查询各种治疗。
 
但出国的费用,治疗和手术的费用,林林总总加在一起,竟然高达五百万!
 
孩子还太小了,所有使用的药物,都无比的昂贵。
 
这么多钱,夏晚凉就算卖掉所有的房产,也不够,只能找父母借。
 
“晚凉,现在不仅仅是孩子心脏病的问题,你就算治好了她,她长大之后,也可能是傻子??!”苏琴劝道,“这样的孩子,只会连累你一生!听妈的话,放弃这个孩子吧?!?/div>
 
夏晚凉红着眼睛摇头:“不,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救孩子!”
 
第5章 别想再见他
 
苏琴劝不住夏晚凉的倔强,只能同意她去,帮忙一起凑五百万。
 
他们家虽然开着公司,但一时拿不出这么现金,一家人正商量着从公司里挪一部分活动资金,再加上存款,刚好能够。
 
但刚到次日,公司忽然出现资金?;?。
 
投资商纷纷撤股,连之前谈好的大小合同,也纷纷被毁约,要不然就是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被客户索赔巨额赔偿。
 
接连的打击,让夏家的公司彻底乱套,一分多余的钱,也抽不出来。
 
不仅如此,短短几天时间里,父亲就卖了好几处房产,为了填补公司断裂的资金。
 
“晚凉……”不到一周的时间,苏琴已经熬白了头发,一脸沧桑憔悴,“你孩子的病,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你看家里现在这个情况,实在是没钱,让你去给孩子治病……”
 
夏晚凉闭上眼睛,她知道家里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什么。
 
司夜擎威胁她的那些话,成真了。
 
他要让她,还有整个夏家,都不得安生。
 
“妈,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毕耐砹估∷涨俦沟氖?,低声说,“公司的问题,我也会想办法,帮忙解决……”
 
苏琴叹气摇头道:“我们夏家这次,这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人这样针对……这是要整死我们夏家??!”
 
夏晚凉心中更是亏欠,都是因为她的一意孤行,才让夏家落入这个境地,还有孩子的病症,也是因为她没能及时赶到医院……
 
不,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因为是司夜擎。
 
是他,亲自一步步的,将她,还有他们的女儿,夏家,逼入这样的绝境里。
 
她当初,到底为什么会爱上这样狠毒的男人?
 
夏晚凉再次去婴儿房,看完保温桶的女儿。
 
因为心脏的问题,她每天都要被打针,小小年纪,却饱受病痛折磨之苦……
 
夏晚凉眼圈通红,捏了捏女儿小小的手,哽咽道:“宝宝放心,妈妈一定会治好你的!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下定了决心,夏晚凉主动,回到了那个曾经折磨得她痛不欲生的别墅。
 
她要见司夜擎。
 
但司夜擎并不见她,甚至不让她踏进别墅大门半步。
 
她在门口等了足足三天,也没能见到司夜擎,倒是等来了白素雅,那个她曾经的闺蜜,又编制了谎言,让她成了司夜擎眼中,谎话连篇的贱人。
 
而对方呢,盗用了夏晚凉的的功劳,一跃成为了司夜擎放在心尖上宠的女人。
 
可两年前,那个奋不顾身,救了司夜擎一命的人,分明就是她夏晚凉,而不是白素雅!
 
“晚凉,好久没见了呢……”白素雅穿着最新款的迪奥长裙,优雅而又漂亮,踩着高跟鞋,缓缓走到夏晚凉的面前,“听说你最近生了个病恹恹的女儿,可真是惨呢……祖上没积德吧?现在遭报应了,啧啧……孩子太可怜了?!?/div>
 
她得意洋洋的笑着,说的每一个字,都直戳夏晚凉心底痛处。
 
“白素雅,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揭露你的真面目,让司夜擎看见,你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狠毒恶心的女人!”
 
白素雅挑眉一笑:“是吗?夏晚凉,你现在想进别墅见司夜擎对不对?我可以带你进去哦……”
 
夏晚凉攥紧了手指,抿唇不语。
 
“当然,我能马上带你进去,也能让司夜擎,这一辈子,都不见你,让你的女儿,还有你夏家的公司,全都活不下去!”她勾起红唇,眼底满是算计,“夏晚凉,你到底还要不要进去见司夜擎呢?”
 
第6章 你这辈子都是我脚下的狗
 
“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就带你进别墅?!卑姿匮疟鹗直?,笑容阴沉,“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司夜擎一面!”
 
夏晚凉咬紧嘴唇,不想开口。
 
她已经被白素雅算计过太多次了,不想又一次的,被她随意操控折磨。
 
可是……
 
女儿急需要钱治病,还有父母的公司……都已经等不了了。
 
她没时间了。
 
“不愿意了,那你就继续在门口等着吧?!卑姿匮挪茸鸥吒?。
 
“等等!”夏晚凉叫住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求你,带我进去?!?/div>
 
白素雅勾唇,往前伸出高跟鞋,得意道:“就这么求,多没诚意啊。你跪下,把我的鞋子擦干净,然后给我磕三个头,我就带你进去?!?/div>
 
夏晚凉屈辱的狠狠攥紧手指,指甲几乎刺破掌心软肉。
 
“夏晚凉,我的耐心有限!”白素雅警告道。
 
为了孩子,为了父母的公司……
 
夏晚凉闭紧眼睛,双腿跪地,伸手给白素雅擦干净鞋,头用力的磕在地上。
 
“求你,带我进去?!?/div>
 
白素雅抬起高跟鞋,狠狠踩在夏晚凉的脑袋上。
 
“夏晚凉,你记住了,你这辈子,都是我脚下的狗!别想跟我争任何东西,你不配!”白素雅尽情的侮辱夏晚凉的尊严,“连捡我吃剩的东西,你都不配!知道吗?”
 
夏晚凉咬破了下唇,口中有血腥味弥漫。
 
“我知道?!?/div>
 
“哼?!卑姿匮攀掌鸶吒?,“走吧,夏晚凉,我善良的带你进去?!?/div>
 
善良?
 
不知道白素雅怎么有脸,说出这两个字。
 
夏晚凉擦掉咬破嘴唇上的鲜血,跟着白素雅,走近别墅里。
 
“夜擎……”她打开书房门,娇软的开口。
 
司夜擎立即从文件里抬起头,表情是夏晚凉从未见过的温柔深情:“素雅……”
 
他冷沉的眸光,忽然瞥见了白素雅身后的夏晚凉,脸色顿时阴沉。
 
“夏晚凉,你进来干什么?”
 
“是我带她进来的……”白素雅站在司夜擎背后,揉着他的肩膀,娇声说,“她说她来找你离婚……我本来也不想让她进来打扰你,但没想到她刚刚竟然跪着求我,说不论如何,也一定要在今天,跟你离婚?!?/div>
 
司夜擎的眼神,陡然晦暗阴沉,盯着夏晚凉时,眸光如刀子,尖锐又无情。
 
“夏晚凉,你想离婚?”
 
夏晚凉紧握拳头,哑声说:“对。司夜擎,我要跟你离婚,我不再干涉你跟白素雅,也希望你,不要打扰我和我父母的生活,放我们一条生路?!?/div>
 
司夜擎唇边勾起冷笑,如同狠毒魔鬼。
 
“离婚可以,放过你父母的公司,也可以?!彼蛔忠蛔?,沉稳又清晰,“但你生下来的贱种,必须要死!”
 
夏晚凉心脏狠狠一疼:“那是你的女儿,是你的亲生骨肉??!”
 
司夜擎脸上毫无柔情:“夏晚凉,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那只是一个让我恶心的贱东西!我不会承认那东西是我的孩子!”
 
夏晚凉无法理解,司夜擎竟然能薄情到这种地步。
 
“可她终究是无辜的,你不承认,我就带她走,以后再也不打扰你……”
 
“夏晚凉!”司夜擎不耐烦的打断她,“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说过了,我不要那个贱种活着!就算是不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行!她就是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夏晚凉后背一颤,遍体生寒。
 
连存在,都不可以……
 
“你要想救你父母的公司,就拿那个孩子的命,来换!只要你亲手掐死她,我不仅放过你父母的公司,还给你们公司投资一千万!多划算的生意!”
 
第7章 有本事就杀了我
 
生意?
 
在他眼里,女儿的性命,就是明码标价的生意吗?
 
“司夜擎,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夏晚凉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你这是谋杀!”
 
司夜擎好似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看也不再看夏晚凉一眼。
 
“话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彼兆“姿匮诺氖种?,缱绻亲昵的把玩起来,声冷如寒冰,“给你半分钟,从我这里滚出去,别再碍眼!”
 
她现在从这里出去了,下次再见到司夜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父母的公司,还有女儿的状况,都撑不了多久了……今天,就必须让司夜擎松口。
 
“我不走?!毕耐砹狗炊白吡艘徊?,“司夜擎,你今天若是不放过我们,我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司夜擎眯起眼睛,神色危险的盯着夏晚凉。
 
“我是不是对你还太手软了?夏晚凉,你以为你有资格,威胁我吗?”
 
“我没资格……”夏晚凉几步,走到了茶几边上,抓起上面的一把水果刀,眸光涣散,绝望无力,“我从来就没有资格,都怪我有眼无珠,爱上了你……才让我自己,让我夏家,沦落在这个地步!”
 
夏晚凉握紧匕首,对准了司夜擎的脸。
 
“司夜擎,我现在已经被你逼到绝路上了,我没什么可以再失去,但你不一样?!彼Ы粝麓?,唇角的伤口,再次破开,溢出鲜血,“放过我和我的家人,让我走,要不然,我今天就跟你一起死!”
 
司夜擎盯着那雪白的刀尖,站起身来。
 
“好啊,夏晚凉?!彼畔耐砹沟牡蹲幼呃?,“有本事,你就捅我一刀?!?/div>
 
夏晚凉手指有些颤抖,她心里已经有了豁出去的决心,但当真要下手的时候,她到底还是心软了……
 
匕首尖,不停的发抖。
 
“怎么,不敢动手?”司夜擎嘲讽的看着她,“夏晚凉,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叫我作呕!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会做戏的下贱女人?”
 
夏晚凉的手指,又是狠狠一颤,憋了许久的眼泪,无声滑下。
 
“司夜擎,等你看到两年前事情的真相后,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已经被白素雅骗了这么久……”夏晚凉激动说着,不小心,往前迈了半步。
 
“夜擎,小心!”白素雅忽然尖叫了一声,朝着司夜擎冲过来。
 
夏晚凉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噗嗤一声闷响。
 
她手中的匕首,竟然刺入了白素雅的肩膀,鲜血晕开,夏晚凉被吓得呆住了……
 
“夏晚凉!”司夜擎暴怒的呵斥,狠狠一脚踢过来,将夏晚凉推开。
 
她身体往后一倒,额头撞到了柜子角,头皮血流。
 
“素雅!”司夜擎紧张的抱住白素雅,满脸担忧,“你怎么样?”
 
白素雅可怜的蜷缩在司夜擎怀里:“我还好……夜擎,你没事吧?我没想到晚凉竟然真的要伤你……”
 
她满脸苍白,担忧关切的望着司夜擎。
 
“你怎么样,夜擎……我只要你没事……”话语,说得无比的深情。
 
司夜擎将她抱进怀里,盯着夏晚凉的脸色,却更加阴沉可怕。
 
“夏晚凉,你竟然真的敢!”
 
夏晚凉捂着额头,鲜血还是从指缝间,缓缓淌出……
 
头好晕……
 
她本就产后体虚,还未恢复,就为了女儿和父母的事情,整日奔波,身体状况十分糟糕。
 
现在又受伤大量失血,眼前很快便涌上来了贫血的黑雾……
 
“夏晚凉!”
 
但更可怕的是,愤怒的司夜擎!
 
第8章 你才最狠毒和残忍
 
司夜擎几步走过去来,扣住夏晚凉的手臂,一把将她地上拽起来。
 
“你是真想杀了我么?”他那双阴沉狠戾的眼眸,用力的盯着夏晚凉,“你心肠果真如此歹毒!威胁不成,就想要我的命?”
 
“我没有……”夏晚凉撑大眼睛,面前压下去那股贫血的眩晕,“刚刚是误会……”
 
“误会?”司夜擎拖着夏晚凉,抓着她的后颈,让她看着白素雅满肩的鲜血,“你把素雅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敢说是误会?要不是素雅帮我挡了那一刀子,你是不是就要把刀,插进我的心脏里?”
 
“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夏晚凉崩溃大喊,“司夜擎,你是不是当真瞎了?摆在你眼前的事实,你都看不见!”
 
“夏晚凉,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嘴硬?!彼疽骨嫦袷浅沟籽岫窳怂?,将她扔开,往后退了一步,招手叫来别墅里的保镖。
 
看见两个彪形保镖逼近,夏晚凉登时畏惧起来,捂着受伤的额头,使劲缩起身体。
 
“你们要干什么?司夜擎,你又想对我做什么?”
 
“把她拿刀的右手,给我打断?!彼疽骨娼姿匮糯拥厣媳?。
 
他身形修长高大,白素雅蜷缩着在他怀里,从远处看,是极其登对而又亲密的模样。
 
而她夏晚凉呢,永远都是狼狈而卑污的趴在地上。
 
她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尊严。
 
“不要……”夏晚凉摇头,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两个保镖一把抓住。
 
她的右手,被两个保镖摁在了一旁的木头茶几上。
 
司夜擎是真的要断了她的手——
 
“司夜擎!”夏晚凉崩溃的哭喊起来,“最狠毒残忍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你!是你拖延时间,让我们的孩子憋出了毛病,也是你,逼的我夏家几乎破产,现在,你还要断了我的手!你怎么会这样薄情?”
 
夏晚凉哭喊,眼泪混合着额头伤口流出的血液,糊了她半张脸。
 
“这些年,我有多爱你,你为何就是看不见?反而被白素雅蒙蔽双眼,你真是又狠毒,又愚蠢!”
 
“你们还不动手,等着我亲自来吗?”司夜擎脸色阴沉可怕,却仍旧没有理会夏晚凉的话,而是怒吼两个保镖。
 
保镖连忙应是,拿出铁棍,高高举起,对着夏晚凉的纤细的手臂,咻的一声挥下。
 
咔嚓——
 
骨头断掉的声音,那样的清晰。
 
“??!”夏晚凉惨叫出声,满脸灰白,剧痛袭来,加上身体的贫血虚弱,她当场就晕了过去。
 
纤瘦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可怜又凄惨。
 
两个保镖放开了她,转头去征询司夜擎的意思。
 
司夜擎微微眯着黑沉的眸子,盯着那纤细得近乎瘦弱的女人,心底,在那一刹那间,竟然涌出了一股异样的,类似心软的情绪。
 
“夜擎……”白素雅的一声呼唤,瞬间让他回过了神。
 
“我好疼啊……”她满脸眼泪,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模样。
 
司夜擎心里那些异样情绪,瞬间消失。
 
这一切,都是夏晚凉这个女人活该!
 
谁叫她不收敛自己那些肮脏的狠毒的心思,屡次算计于他。
 
活该!
 
“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他不再看夏晚凉,而是转过身,步伐稳健而无情的往外走。
 
“以后,她若是再敢出现在别墅门口,就把她的双腿,一起给我打断!”
 
“是……”两个保镖领命,像是拖着尸体一样,将夏晚凉,一路拖到别墅门口,再毫不留情的,直接扔出去。
 
司夜擎抱着白素雅,上了车子,启动,车轮擦着夏晚凉的昏迷的身体,扬长离开。
 
至于就那么昏迷在路边的夏晚凉,无人关心她的死活。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76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764| 900| 244| 57| 415| 443| 456| 171| 93| 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