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热血战斗小说全文阅读 男主角叫翟勤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3天前 12


今天非常热血的军事文《热血战斗》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军事小说,男主角叫翟勤,最新章节: 第378章 核平之路(大结局)。热血战斗小说主要讲述薛岳无奈的说道:“那就是一个流氓加无赖。不过是一个抗日流氓?!?日本都惊恐的喊道:“撤退,撤退,这是惹不起的疯子部队?!?汉奸跪地求饶:“翟将军,翟大爷,我这辈子再也不当汉奸了?!?蒋委员长愤恨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哪里挡不住让翟勤去?!薄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热血战斗》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热血战斗
 

《热血战斗》YY小说书号:414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14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老子是连长
 
翟勤使劲的摇摇头,感觉到脑袋昏沉沉的,努力的睁开眼睛,还没等看清眼前模糊的景象,就被一句带着高兴的声音弄得一阵迷糊:“连长,少爷你醒了?!?/div>
 
“连长?”翟勤一愣。自己部长,什么时候是连长了?虽然自己比较喜欢军事,没事的时候总是吹嘘,要是赶上战争年代,怎么也能弄个司令当当??墒亲约焊揪兔坏惫?,连长这个名词离他十万八千里。
 
随着这一声惊呼,翟勤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人,可是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大脑再次空白。
 
这是一个带着军帽,穿着军装的娃娃脸。翟勤一下坐起来,他虽然还是头晕,可是看这身军服怎么这样眼熟呢?
 
翟勤使劲的摇摇头,脑袋里像过电一样,涌出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翟英飞是谁?这个名字很耳熟,还有那个家庭,占地几十亩的大庄园,好几个漂亮的小丫头,好像还有一个媳妇?
 
这些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又像潮水般的退去。只是在他的头脑里留下模糊的印记,残破又不连贯。有好多印象和记忆,可是又连接不起来。
 
翟勤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士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好半天说道:“你打我一下?!?/div>
 
这个小士兵抬起手又放下,摇头说道:“少爷,我哪敢打你老人家,你怎么了?”
 
翟勤自己还想知道这是怎么了。他猛然身躯一震,想起来这个军服为什么这样眼熟,这不是自己在电视剧里经??吹降哪切┕竦尘??国民党军服?自己是连长?
 
翟勤终于意识到自己也赶上了潮流,终于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不过他还是不相信的问道;“兄弟,今天是几号?”
 
这个小兵脸色有些发白,少爷被炮弹震晕过去,醒来怎么这样,看来一定是被震傻了。
 
可是外面还要打仗呢,刚才看到连长少爷醒来还很高兴。要是傻了自己怎么交代?哭着说道:“连长少爷,你怎么了,我怎么和老爷交代???”
 
翟勤正心里烦着呢,这个小兵一哭当时就是大怒:“闭嘴,老子问你是什么时间,你哭什么?”
 
这个小兵明显的怕翟勤,被这样一骂,当时不敢哭了。听到翟勤问他时间,就说道:“现在是申时左右?!?/div>
 
翟勤真的急了,张嘴骂道:“你他妈脑子有???老子问你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谁问你几点了?”
 
这个小兵估计让人骂习惯了,一点也不生气的说道:“民国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div>
 
翟勤的脑袋轰的一下,简直又要晕过去。自己喝的太多了,他妈的正吹着牛逼在路上晃荡呢,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可能喝的比自己还多,竟然没看到这么大一个人在路边,汽车直接冲上了人行道。
 
本来身手还算灵活的翟勤,因为喝多的情况下反应过慢,直接就给撞得飞出去。他最后的一丝想法就是再也不喝酒了,也绝对不会酒后开车。
 
当确准面前这个士兵穿的服装是国民党军服时候,他已经预感到可能不好,但绝对想不到是这个倒霉的时间,十二月二十三号。
 
翟勤别说还比较喜欢军事,就算是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时间他也不会记的。要是忘记了这个时间,估计他能被那些损友打死。
 
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战爆发,八月十三号淞沪抗战爆发。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失守,然后是让中国人永世不能忘怀的南京大屠杀。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号,那就是南京刚刚失守的时候。翟勤浑身颤抖一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士兵摇摇头说不知道,只是知道叫杨家铺。翟勤无可奈何,杨家铺一听就是一个村子,自己哪知道是什么地方?
 
他妈的这前后差八十来年,自己哪里知道这个杨家铺是什么地方。瞪着眼睛说道:“这里就你自己吗?找个知道的人来?!?/div>
 
小兵一溜烟的跑出去找人。翟勤开始打量周围,这是一个民居的房子,里面很破旧,看来它的主人也不是有钱人。
 
翟勤感到自己头不那么晕了,但是脑袋里的记忆也跑得差不多了,只是记得自己好像还姓翟,只是名字变了,叫什么翟英飞?他顾不上去想自己身上的情况,他着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士兵说前面正在准备打仗,他妈的这时候已经国共合作开始抗战,打仗当然是和鬼子干仗了。虽然平时吹牛,可是这一下真的到战场上来,翟勤有些腿肚子转筋。这可不是游戏,这是他妈的真正打仗。鬼子可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差劲。
 
这一点翟勤还是知道的,要是鬼子真的那么差劲就不会被人家打得丢了大半个江山,还是靠着老美才胜利的。八年时间抗战,成绩吗?就是没有让人家给亡国了,也没有屈膝投降。
 
爱看战争题材的电影,研究军事问题的翟勤,虽然他连个军迷都算不上,可还是知道不少的。最基本步枪打 飞机,手榴弹炸飞机,狙击枪可以打坦克,气功可以横扫鬼子都是他妈的扯淡。
 
鬼子也不是泥捏的,据说还是很有战斗力的。自己竟然是连长,怎么说也应该是个尉级军官吧?这时候也不能说逃跑,那他妈的也太丢人了。不过先了解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没有听到枪炮声,好像还没有战斗。
 
正在翟勤在那里想的时候,在外面进来一个人,长的五大三粗的,手里还拎着枪。
 
身上的衣服看得出来好几个洞,一看就是作战勇猛的主??墒堑苑刹蝗鲜端?,只是尴尬的一笑说到:“不好意思,脑袋坏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大哥贵姓?怎么称呼?”
 
被勤务兵叫进来的是副连长张猛,典型的山东大汉,对这个连长可是十分的瞧不起,不知道哪根筋错了,一个富家少爷干什么非要来当兵。
 
这个官据说也是他老子出钱买的。这回好,他妈的给弄到战场上,有钱定个屁用,还不是一样被炸弹震晕,震得连人都不认识了??墒钦飧黾一镉星惺?,这回又打仗了,恐怕升官更快。也可能吓得回家说不上,看到战斗时那个熊样估计很快就会开小差。
 
可是人家是连长,自己只是连副,哪一点都不能相比。只好说道:“只是刚醒过来,一会就好了。在下张猛,是副连长?!?/div>
 
翟勤现在可没有时间去研究张猛的态度,他要知道是什么情况。连忙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正在进行什么战斗?”
 
张猛有些发愣的看着翟勤这个连长,知道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虽然比自己多认识几个字,可也只是知道吃喝泡女人的主,怎么能问出这个问题。
 
只好说道:“这是杨家铺,是高淳县地界。我们在南京突围出来,一路撤到这里,部队打散了,鬼子正在追击我们。我们随着团部撤退,杨家铺是我们的阻击阵地?!?/div>
 
这回翟勤的脸可是真的苍白了。高淳,自己虽然是北方人,可一直在南方工作,这个高淳自己还真的知道,出差还来过一趟。这是安徽的地界,那么说自己这支部队真是在南京撤出来的部队。想到这问道:“我们的番号是多少?!?/div>
 
张猛虽然看到连长脸色苍白,可没有以往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说道:“第66军160师独立第九旅625团,第三营第四连?!?/div>
 
翟勤只是爱好一些军事问题,当然不会知道这些国军部队番号,只是知道几个响当当有名的番号,这个第66军当然不知道。
 
南京保卫战失败,发生南京大屠杀,这一段战斗经过和部队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所以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对张猛说到:“有地图吗?”
 
勤务兵立即递过来一个公文包,翟勤打开在里面拿出一张地图,当他沿着南京方向找到这个高淳和杨家铺的时候,终于知道了这个部队要到哪里去。
 
这是撤退的部队,南京部队撤出来以后,一部分撤到江北参加徐州会战,一部分进入湖南北上参加武汉会战。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这支部队上哪了,就问道:“你知道我们撤到哪里吗?”
 
张猛摇头说道:“不知道,只是听营长命令,在杨家铺阻击一天时间撤到广德集结?!?/div>
 
翟勤看看地图上标注的广德,看来自己这个连必须在这里坚持一天一夜时间。不行,这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又是面对着鬼子,他妈的就是自己死也要拉着鬼子垫背。
 
钓鱼岛问题弄得全国一片仇日声音,对翟勤这样的愤青来说,当然恨不得给东京弄上几颗原子弹才好呢。这回自己竟然可以参加抗战,这让他在恐惧过后又有了一丝兴奋。
 
就凭老子来自二十一世纪,还他妈怕你们。站起来说道:“走,去看看我们的阵地?!?/div>
 
张猛也是临时和翟勤编到一起的,他们在上海一路疯狂撤退,被鬼子撵得屁滚尿流。部队全都跑散了,很多不队都是在南京重新整编的。
 
但是南京竟然只是坚持几天时间就被放弃,他们师还是不错的。师长没有逃跑,下关方向根本过不了江,师长命令在光华门突围向溧水方向撤退,但是鬼子一路追击。
 
张猛只是一个副连长,可是他们这个连的连长翟英飞就是一个草包,胆小怕死。不知到他这样样的人,竟然在上海没有战死,南京城也没死,竟然逃出来。
 
南京整编后张猛就实际上是连长一样,这个翟连长也不错,什么也不管,只要不让他打仗,什么都行。一个连一百六十多人,当撤出南京的时候,剩下还有不足一百人,一路上有收留一些其他部队的散兵游勇,全连能有一百二十人。
 
听到这个怕死的连长竟然想去阵地看看,张猛感到奇怪。不是一颗炸弹给震傻,胆子变大了吧?人家都说傻大胆,越傻胆子越大。反正这个连长就是一个牌位,点点头和翟勤出来。
 
阵地就设在杨家铺的外围,很快三个人来到阵地上,这是临近公路修的一处阻击阵地。营部在东侧的后面,团部还在后面。
 
翟勤一边听着张猛的介绍一边阴沉着脸,当他看完阵地的时候,转头说道:“这就是你设计的阵地?”
 
张猛一愣说道:“不错,有什么不对吗?要不你来设计?”
 
翟勤不知到他身体这个主原来什么样子,不过明显的看出来这个副连长十分瞧不起自己。这让翟勤心里升起一股怒气,老子没当过兵没打过仗,可是看的多了,当然也知道不少。这他妈的是防御阻击阵地吗?
 
原来自己不是什么大官,但也是生产部长,每天就指挥农民工干活了,这样明显的表情有什么不明白的。眯着眼睛看了张猛一会,他的眼光让本来高大的张猛有些害怕。翟勤冷冷的说道:“我们是防守这段公路,你把阵地设立得这么远,防守个屁?怕死鬼???”
 
这一下张猛不干了,他们从上海打到南京,部队兄弟几乎变成都不认识的人了,一个连不到二百人,原来三连的兄弟剩下不足二十人。他妈的怕死,你才怕死呢。
 
看到张猛气愤的脸,翟勤有些得意的说道:“不服气是不是?不过现在老子是连长。听我的,给我重新布置阵地?!?/div>
 
全连阵地上的官兵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翟勤,他们连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大胆了,他懂修筑阵地吗?
 
翟勤也不解释什么,站在那里喊道:“排长都站出来自我介绍,老子不认识你们?!?/div>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张猛知道连长被震得失去记忆,也不说话冷眼看着翟勤。很快三个排长就站到翟勤面前一起敬礼:“一排长王彪,二排长朱厚,三排长李乐?!?/div>
 
三个人看着面前的翟勤也是很随便的样子,这让翟勤一阵郁闷。原来这个家伙怎么混的?一个瞧得起他的人都没有。
 
翟勤没有再看他们,转头对张猛说道:“鬼子离这里多远,有多少人?”
 
张猛摇摇头说:“不知道,这是营长的事,我们只是在这里阻击?!?/div>
 
翟勤一下跳起来:“放屁,你这个副连长怎么当的,他妈的连多少鬼子都不知道。营长知道,我们的命是自己的。你猪头???”
 
张猛当上这个副连长也没有多长时间,一直是随着大部队作战,这些哪是他关心的。能保住命,不被鬼子消灭就行了。反正什么地方也守不住,这里能不能坚持一天还不知道呢。面对翟勤的大骂,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才多长时间,这个胆小怕死的连长怎么大变样了。
 
翟勤不想死,可是把自己弄到抗日战场,要是不杀两个鬼子,以后怎么见人?既然自己是连长,这样大骂没人敢还嘴,比当部长威风多了。大声说道:“全连集合?!?/div>
 
虽然大家都看翟勤像怪物一样,但人家是连长,三个排长不情愿的集合全连。当这些士兵站到一起的时候,翟勤知道为什么打不过日本人了??纯凑庑┦勘木裢肪退璧牡檬?,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翟勤转了一圈,看到这些士兵手里的枪说道:“张猛,你去营长那里,要一部分武器和弹药,特别是手榴弹越多越好。他妈的全连就两挺破机枪?!?/div>
 
张猛没说话转身要走,翟勤说道:“你和营长说,要是想顶住鬼子就给多点?!?/div>
 
张猛已经无话可说,连长脑袋绝对是坏了,还敢威胁营长。他怎么看翟勤怎么不顺眼,转身就走。连礼都没有敬也没有回答。
 
翟勤不是军人,他不会注意这些的,对第一排长王彪说道:“你们排里抽出来两个人,向前面侦查,了解一下鬼子还有多远,都有多少人,什么部队,赶紧回来报告?!?/div>
 
王彪只是一个排长,他不是张猛,立正说道:“是?!?/div>
 
翟勤对朱厚说道:“你的名字倒是很好,诸侯,那我就是皇帝了?带着全连的人,重新修真地?!?/div>
 
看连长不知道怎么了,朱厚咧嘴一笑立正说道:“是,连长到底怎么修?”
 
翟勤不是军人,并不知道这些,只是感觉着不对。这里是一条公路并不是太宽,正好在山脚下通过,阻击阵地就在山坡上。这不是什么高山,翟飞努力的回想自己知道的作战方式,然后告诉朱厚怎么修。
 
看着连长说出的方法,朱厚这样的小排长也不知道对错。他们都是临时升上来的,部队哪的都有,就是大杂烩。也就按着翟勤说的修筑。
 
当天要黑的时候,张猛回来,带回来三十多箱手榴弹,还有十几箱子弹,竟然带了回来两挺机枪。
 
张猛也很奇怪,他特意把翟勤的话谁说给营长,以为营长一定大怒??墒敲幌氲接ぞ谷怀了及胩?,给了他这些武器弹药。
 
张猛糊涂了,怎么事情都变成这样了?难道营长脑袋也被炸坏了?看到这些武器,翟勤放下一点心。只要有武器,有弹药,鬼子又不是铜头铁腿,被炸他妈的一样得死。
 
要想自己不死就得弄死别人,跟在后世上班一样,自己想升职,就不能让别人升,因为职位只有一个??蠢凑匠∩弦谎?,只能一个活着。
 
这时候两个侦查的士兵回来说道:“报告连长,鬼子离这里还有四五里地远。他们停在前面的张家沟,好像准备过夜。这是日军第18师团35旅团,116联队第3大队第4中队?!?/div>
 
翟勤愣一下:“你们没有弄错?只有一个中队?”
 
派出侦查的是班长程世忠,肯定的说道:“绝对没错,只一个中队。他们的大队据说在溧水没有跟上来?!?/div>
 
翟勤眼珠转悠起来,自己是一百二十人,鬼子是一个中队一百七十多人,自己干嘛还要在这里等着挨打?今晚就袭击他妈的一下。打完就撤,然后回到这里守着,要是鬼子等大队到来,恐怕自己早就坚持到时间了。
 
对,就这样办??墒堑郧谝凰?,立即遭到张猛反对:“连长我们只有一个连不到,鬼子可是一个中队,太危险了?!?/div>
 
翟勤没想到竟然被鬼子吓成这样,一个连偷袭一个中队都不敢。但是他没办法解释,把眼睛瞪起来:“他妈的老子是连长,不执行命令,全部枪毙。胆小鬼?!?/div>
 
张猛被翟勤这个胆小如鼠的人说成胆小鬼,立即瞪起眼睛说道:“谁是胆小鬼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死吗?你敢去我就敢?!?/div>
 
翟勤也被弄出火来:“放屁,交给你指挥老子还不放心呢,马上准备吃饭,晚上行动?!?/div>
 
第二章 一群垃圾
 
张猛和三个排长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翟勤,这小子晕了一回,怎么变得胆大起来。在上海撤退开始,要不是有这个么胆小如鼠的连长,他们连早就没有了。
 
独立旅是临时收拢的杂烩部队,当然是没娘的孩子。什么断后,阻击,突破都是独立旅的,伤亡也是最大的部队。到现在张猛都不知道他们换了多少兄弟。
 
一个连一百六十人,现在是一百二十人。他这个副连长有六七十人都不认识。就连三个排长,都不见得认识他们一个排的三四十人。
 
不过南京出来的部队,他们这个连还算是多的,其他的连营机乎都是所剩无几。撤出南京这一路上,南京城里的惨状让这些士兵即庆幸,又害怕。
 
百姓,军队堵在下关过不了江,全部被日军俘虏,江面上是被日军炮艇和机枪打死的尸体,据说江水都被染红。他们第66军没有向下关撤退,向西突围撤出南京,反而损失不大,建制最少还在。
 
张猛只是一个小副连长,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情况都是听说的。他们有个比较聪明的连长,就是胆子小,一打仗就知道躲起来,保命还是很有一套的,这样他们连还是损失最少的。
 
就是这个原因虽然全连都瞧不起他,可还是很感激这个胆小的连长,要不他们都得没命。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炸傻了,竟然主动去攻击鬼子,这不是找死去吗?那可是一个中队的鬼子。
 
看着面前这些脸上露出恐惧的士兵,翟勤十分的来气,他妈的中国人也不比鬼子个矮。根据自己知道的,鬼子一个中队最多二百人,严格说一个步兵中队就是一百七十四个人,自己这是一百二十人。就是正面一对一也不一定怕他们。
 
翟勤是管理民工干活的部长,虽然在一个大公司不算什么,可是任何老总都知道,他们才是公司效益的关键。能指挥几百个民工保质保量的完成工作,是需要能力的。
 
民工大部分是农村出来打工的,他们的素质很不一样,再说不要以为现在农民工还是刚一改革开放那时候。农村的快速发展,网络时代进入乡镇,农民工再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乡巴佬,他们精明的很,没两下子还真的镇不住他们。
 
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些士兵,翟勤觉得都不如自己带领的一群农民工,但是翟勤必须这样做。
 
自己不是军人,根本没打过仗,战场倒是看到不少,那是在电视和电影里面。日军飞机大炮进攻,国军拿着步枪在阵地上坚守,那才是找死呢。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太简单了。自己不能等着鬼子进攻。据说鬼子有炮,还有他妈的掷弹筒,自己都没见过掷弹筒什么样,那是可以发射手榴弹的家伙。
 
看看自己这一百多人,老少全有?;够故歉崭找戳酵?,这才有四挺机枪,炮吗?一门没有,就连迫击炮都没有。
 
翟勤说是吃饭,可是这些士兵全都不动弹,就连张猛都是看着翟勤。翟勤一阵发怒,他妈的拿老子真的不当盘菜???脸色阴沉的说道:“张副连长,是不是老子说话不好使?”
 
张猛已经发现,他们这个连长清醒后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说话一点也看你不出来,气势变得也不一样了。连忙立正:“不是,我们没吃的?!?/div>
 
“什么?”翟勤一下跳起来:“怎么连吃的都没有?”
 
张猛说道:“一路上快速撤退,辎重都没有了,就是走到哪吃到哪??墒茄罴移滩皇翘?,这里的人都跑光了。只有几家大户没有跑,可是我们……”
 
翟勤眯起眼睛,狠狠的瞪着张猛这些人。他明白过来,这太明显了,自己不是什么军人,也不是历史学家,可是毕竟是知道好多事的。这当中的关键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老百姓都跑了,有钱有势的竟然不跑,为什么?那就是打算投降。即使现在不是汉奸,也是准汉奸。
 
感情这帮家伙就敢抢老百姓的,看到有钱有势的就不敢动了。翟勤可不这样,他是专门对付那些高富帅,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老子是无产阶级,什么也不怕。
 
就是这一个脾气,领着一群农民工没少惹事,可是一般人也不敢和他对着干。那些有钱的人,家里有点势力的,都说惹不起他,这就是一个流氓。
 
被意外的弄到三七年,还是抗日战场,这本来是很兴奋的一件事,可是就带着这样一群手下,看着就窝火。张猛这些人被翟勤看的有些发毛。
 
翟勤终于爆发了:“他们的你们这群笨蛋,蠢猪。打鬼子不行,连吃饭都弄不到。不吃饭他妈的怎么打仗,难怪打不过日本人。欺负软的怕硬的,一群笨蛋?!?/div>
 
翟勤这一张嘴骂人,连张猛都受不了。就这个胆小如鼠的连长也敢说他们?当时全是怒目而视。翟勤眼睛瞪起来:“不服气是不是?要不你们现在开枪打死我?有那胆量吗?一说打鬼子瞧你们的熊样,就是一群垃圾?!?/div>
 
张猛首先受不了了:“你说谁是垃圾,你还不如我们呢,你要是敢带头,老子怕什么?去就去,大不了一死?!?/div>
 
“放屁”翟勤嗓门更大了:“去你妈的,动不动就是一死,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吗?打击敌人,保存自己。我们是打鬼子,不是让鬼子打。他妈的是消灭鬼子,不是去送死?;姑坏却蚰鼐拖认氲阶约核?,为什么不是鬼子死?说???说你们垃圾还不承认?!?/div>
 
张猛愣住了,三个排长也愣住了。确实,怎么一打仗先想到自己死,为什么不是鬼子死呢?一时间都被翟勤弄得说不上话来。
 
看到几个人都发愣的样子,翟勤心里得意。老子连后世那些精明的油条都能修理明白,就你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一得意更加嚣张:“老子不去,老子不去你们能打赢吗?你是哪个军校毕业的,会打仗吗?你,你,你,还有你?”
 
翟勤一个个的指着他们的前胸问道,三个排长和张猛这个副连长都低下头。他们连字都不认识,还上什么军校。
 
翟勤说道:“给老子记着,以后是我们要鬼子的命,不是他要我们的命。我再听到哪个王八蛋张嘴就说自己去死我立即枪毙他,省的让日本人打死,更丢脸。听到没有?”
 
翟勤这一声大喊,吓得这四个人一哆嗦,都立正说道:“听到了?!?/div>
 
翟勤想起看到的那些香港片和美国片里面的情节,大声喊道:“大点声,老子没听见?!?/div>
 
“是,明白”四个人一起大声喊道。这一下是使足力气喊得,震得翟勤耳朵发麻,伸手想去捂耳朵??吹降郧诘难?,张猛首先没忍住,笑出来,其他三个排长也都笑出来。
 
翟勤知道这是趁热打铁的时候,脸色变得阴沉下来:“现在起,王彪,跟我去解决吃的。张猛,把部队集合,阵地按着我说的修筑。检查弹药,分发手榴弹和子弹,全部自己戴在身上。不需弹药手,都是他妈的战斗兵种。老子来了,今晚就让鬼子知道,他妈的我翟勤来了?!?/div>
 
一边的小士兵说道:“少爷,你不是叫英飞吗?怎么改名字了?”
 
翟勤脑袋中的记忆支离破碎,他只是知道这个小兵好像不是简单当兵的,但是叫什么名字没想起来。瞪他一眼说道:“干什么管我叫少爷,你叫什么名字?”
 
小兵当时脸色发白:“少爷,你连我也不记得了?我是翟贵,是你在家带来的,所以叫你少爷了?!?/div>
 
翟勤使劲晃晃脑袋,看来自己有时间得好好的捋捋记忆,好像这个翟英飞有点故事,竟然在家里带着人来当兵。不过自己可就是一个打工的,说好听的叫部长,不好听的就是一个工头。有人竟然叫自己少爷,这可是很舒服的一件事。瞪着眼睛说道:“姓翟,名勤,字英飞,记住了?!?/div>
 
翟贵可不敢惹少爷,要是知道少爷失意了,老爷能打死自己,连连点头:“记住了少爷?!?/div>
 
翟勤对一排长王彪说道:“走,我们解决吃的问题?!?/div>
 
这里到杨家铺不远,因为要扼守这条公路,所以阵地建在外面,翟勤已经在心里把这些没有逃跑的大户定了性质,当然是不会有什么顾忌的。再说这是打仗的时候,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激 情过后,翟勤心里也没底?!?/div>
 
一个排四十来人,开进了这个还算是不小的村子。进来后翟勤才发现,这里其实还是不小的,只是很冷清,街道上什么人也没有。这是刚刚黑天的时候,整个杨家铺死一般的沉静。
 
看来正像张猛他们说的,这里的人基本跑光了。翟勤带着人来到一个不错的宅院前,这是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也是最大的人家??醋爬锩嫱赋龉饬?,证明有人。翟勤对王彪说道:“砸门?!?/div>
 
王彪乐了,连长确实不一般,不是敲门,是砸门。这些当兵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知道这样的大户人家都是有钱有势的,不是他们这样小军官惹得起的,所以尽量不招惹这样的人??扇缃裼辛ざプ?,他们怕什么?在一个士兵手里拿过一把步枪,狠狠的向大门砸去。
 
咣咣的砸门声在这个沉寂的夜晚显得十分刺耳。砸了几下王彪喊道:“开门,他妈的有人吗?”
 
时间不长,大门在里面打开。竟然有两个人拿着枪出来,看着王彪问道:“干什么的?”
 
翟勤在后面一看,还有枪,这一定不是一般的人家。对王彪说道:“缴了他们的枪,我们进去?!?/div>
 
被翟勤一顿臭骂,王彪他们再也不敢小瞧翟勤,一摆手,身后的士兵立即用枪把这两个人顶住。伸手把两个人手里的枪拿下来。
 
这两个人是守着前门的家丁。杨家铺的杨家,当然是这里的坐地户。杨烈算是名人,南京到杭州一带可是很有名的。当然他的家丁也就很嚣张,可是没想到这些国军一个照面就把枪给缴了?;姑挥蟹从辞挂丫搅巳思沂掷?。两个人被枪顶到一边,王彪一侧身说道:“连长请?!?/div>
 
翟勤点头说道::“不错,比张猛那小子会来事,走,进去?!?/div>
 
得到翟勤的夸奖,王彪立即得意起来。带着这四十来人呼啦一下全部进入这个不小的宅院。这是一个不小的前院,正房加厢房,一个宽敞的四合院。
 
杨烈还没有休息,听到前面有砸门的声音,随后就没有了动静。日本人已经占领南京,他也返回家里,打算看看局势再说。
 
很多人都搬到重庆去了,杨烈没有,他有自己的打算,没有听家里人的,也没说自己的打算。杨家铺是自己的产业,这个时候想变卖家产,没人会买的,丢掉又舍不得。
 
日本人虽然很凶残,可是他们也是针对那些抗日分子,自己只是一个乡绅,对时局知道不少,所以他很稳当的没有动。这几天纷纷向后撤退的国军都没有对他家动什么,毕竟杨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只要提几个人,一般的军官还是不敢惹自己的,所以杨烈一直很稳当,就算日本人来又怎么样?
 
当他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时候,皱皱眉,怎么没人禀报呢?刚要喊人,正厅的大门被推开,外面进来两个国军军官。
 
第三章 疯子
 
杨烈看着进来的是国军军官,当然不在乎,一脸傲慢的说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深夜来此干什么?”
 
看着这个人竟然穿着马褂,头上还带着一个瓜皮帽,翟勤的心里反感劲立即上升。
 
他最恨的就是清朝了,一个让中国落后几百年的朝代。清朝的历史就是中国屈辱落后的历史,到了近代几乎让人没法形容。
 
带有愤青思想的翟勤,哪能对这样人有好感?;姑坏人祷?,翟勤已经给这个人定为汉奸了。他妈的都已经民国了,还穿着清朝的衣服,那一定是汉奸。
 
当然,翟勤这个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对战争是没有什么直观印象的??谷照飧雒?,在翟勤的脑袋里只是一个名词和一种思想。
 
当然汉奸就是被枪毙的对象,按着网上论坛和愤青思想,汉奸比鬼子更可恨。鬼子是外来的敌人,怎么做都可以理解,汉奸是背叛,是出卖,是罪不可原谅的人。
 
有先入为主的思想,翟勤的口气也是十分的嚣张:“姓杨是吧?我们是哪一部分的你管得着吗?”
 
杨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回答的,当时不知道怎么反应。翟勤还要对付鬼子,没时间在这里磨牙,直接说道:“马上给我们准备一个连饭菜,要快点?!?/div>
 
杨烈愤怒了,一个小小的上尉连长,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向后撤退的国军,就是一个团长,只要听到自己的名字,也会给面子??赡苷飧鋈斯僦疤?,不知道南京地区有名的杨烈吧。
 
他傲慢的说道:“杨家不是你来的地方,让你们的长官来说?!?/div>
 
翟勤已经把杨烈定为汉奸的地步,忘记人家现在还不是汉奸呢,眼睛瞪起来:“别他妈给你脸不要脸?;拐页す?,没看到老子就是长官吗?痛快点,别怪我翻脸?!?/div>
 
这一下杨烈也激怒了,军队是嚣张,是跋扈,可是也要看对谁。自己这里是随便撒野的地方吗?恶狠狠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想当这个连长了,知道我是谁吗?”
 
这些狂妄傲慢的口气,一下触碰到翟勤的逆鳞。后世的时候就因为这句话,他把人打进医院。被打之人确实有后台,感情是市里支柱企业的董事长儿子,连市领导都得给面子的人。
 
最后人家连钱都不要,到底把翟勤蹲了十五天拘留。这是翟勤最愤怒的地方,因为那个人要是按着法律是该判刑的,可最后却变成翟勤打仗斗殴伤人。
 
这件事成为翟勤心里的一个刺痛,今天又听到这样的话。这可不是和平年代,这是面对着鬼子的进攻,说不上自己一会就死在战场上。穿越,让翟勤心里产生变化,让他变得焦躁和有些歇斯底里。
 
毕竟短时间之内,翟勤还无法适应这个身份和现在的环境,他面对巨大的变化,要找到发泄的地方。
 
他大骂张猛他们,带领士兵来找吃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翟勤对死亡的恐惧,对战争的心中没底??墒撬约翰⒉怀腥?,就像是一个知道要死的人,进行最后疯狂一样。
 
这些翟勤不知道,也不明白,也不想承认,心情焦躁的翟勤根本就毫无任何顾忌。
 
杨烈的话触到他心里的痛,一下跳起来:“姓杨的,老子说不上明天就死在战场,还他妈在乎这些。马上准备,要是敢说一个不字,老子灭了你全家。狗汉奸!”
 
杨烈当时就愣住了,这个人是疯子吧?是不是被日本人吓疯了?他可是看到撤退国军惊恐的样子。
 
看到翟勤凶狠的眼神,真的有些害怕了。这些当兵的确实是如此,有时候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看到杨烈眼里的恐惧,翟勤心里有了一丝痛快。他妈的就是胆小鬼,自己一发火就这样,要是看到鬼子的刺刀,绝对第一个投降。南京三十万屠杀,可能这个时候还在杀人。
 
当想到这点的时候,翟勤的心里有些刺痛,可是他没有办法。带着自己这一百多人杀回南京吗?翟勤突然有想杀人的感觉。
 
伸手一把拽出腰间的枪,指在杨烈的头上,眼里是凶狠暴怒的眼光:“说,一句话,是死是活?”
 
杨烈当然不是什么钢铁战士,看着眼冒凶光的翟勤,腿一软跪了下来:“想活,长官饶命,我马上准备?!?/div>
 
翟勤冷冷的说道:“贱骨头??斓??!?/div>
 
王彪不是张猛,他编到翟勤这个连时间不长,只是知道连长胆小怕死,也看到一路上撤退时连长惊慌的样子,可是这回连长的表现让他也有些害怕??蠢凑馐且桓龇枳?,以后还是不要惹他为好。
 
杨烈真的害怕了,他感到死亡就在眼前,这个凶狠的家伙绝对会真的枪毙自己。
 
杨家的人全部被叫起来,能做成吃的东西完全拿出来。杨烈怕真的激怒这个疯子连长,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势力也不好使。
 
杨家是大户,什么都不缺,准备一百多人的饭菜还是不成问题的,但也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这是冬天,马上就要过年了,大户人家当然准备了很多过年的东西,为了保命当然不敢糊弄。
 
看着胆战心惊站在一边的杨烈,翟勤有些冷静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明白战场是要死人的。自己不想死,可是由得了自己吗?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竟然一下给自己弄到这里来了。
 
算了,自己都已经死一回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人死吊朝上,不死万万年。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怎么说自己也抗日一回。
 
杨烈不知道这个连长在那里阴沉着脸想什么??醋耪驹诓辉洞Φ姆蛉?,过去低声吩咐几句。一会的时间,这个夫人用托盘托着一卷卷东西过来。
 
杨烈把托盘放到桌子上说道:“长官,这是五百大洋,给兄弟们卖茶喝?!?/div>
 
翟勤回过神来,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想起了看过的电视剧,在战斗的时候,军官会给士兵发大洋,可是很多士兵都没有要。
 
他们连命都不要了,为抗战牺牲,几个大洋算什么。冷冷的说道:“老子和兄弟们是抗战,命都可以不要,钱算什么东西,能买来命吗?”
 
翟勤这个话说的很平静,在杨烈看来,就是嫌少。咬咬牙,很快又取出五百。翟勤还在生死间没有走出来,对这些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一千块钱而已。
 
身边的王彪可是知道一千大洋是什么概念??吹搅の薅谥缘难?,佩服的不行。听说连长是富家少爷,看来家里绝对有钱,一千的大洋都没看在眼里。他还真怕翟勤不要,可又不敢说。
 
翟勤一回头看到王彪那贪婪炽热的眼神,对杨烈说道:“算你识相,最好赶紧撤到大后方去,要是让我知道你投降鬼子,我撵天边也杀了你?!?/div>
 
杨烈送了一口气,看来钱能通神,这个疯子终于摆平了。对于翟勤的警告,他没当回事。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
 
翟勤喝了一壶茶,饭菜终于弄好了。四十多个人连抗带背的,还弄了几辆独轮车,把这些东西运回阵地。
 
当全连士兵看到这些吃的时候,大喊连长万岁,立即开始大吃大喝。这可是根本吃不到的好东西,翟勤感觉自己好像进了猪圈,就听到西里呼噜的声音。一个士兵一边吃一边说:“他妈的,吃这一顿,明天死了也值得,弄个撑死鬼?!?/div>
 
翟勤心里动一下,他也很饿,张嘴狠狠的咬了一口大饼。都说南方人吃米不吃面,这个饼做的还不错。翟勤可不想自杀,他也不想死,刚才对人家说的,打仗不要老是想着自己死。
 
可是怎么能让鬼子死呢?自己可没有指挥过打仗,只是指挥别人干活了。一边吃着饭,一边绞尽脑汁的想自己看到过的作战方式。
 
可那都是电影,到底准不准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哪一次都在序幕和片尾看到有军事顾问,想来不是胡编乱造的。
 
当时只是看热闹了,根本没有主意细节,再说那是影视,不是军事教材,也不可能很详细。翟勤一下看到那些空空的手榴弹箱子,这是张猛按着自己的吩咐,把手榴弹和子弹都分给了士兵。
 
翟勤一下有了主意,立即摆手把张猛王彪和另外两个排长叫过来说道:“你们一般手榴弹都能撇多远?”
 
张猛愣愣的说道:“这不一样,臂力大的就撇的远些。大概十几丈吧,近的只有五六丈远?!?/div>
 
翟勤瞪他一眼说道:“你不会用米说???什么叫十几丈。那是多远?”
 
张猛一阵无奈,大家都这样说的。一边的朱厚说道:“最远的可以到六七十米,近的也在四十米以上?!?/div>
 
翟勤点点头说道:“手榴弹爆炸威力多少平方?”
 
这回张猛不说话了,他发现这个清醒过来的连长变了,好像自己做什么他都不满意。
 
一边的李乐说道::“我们用的是仿制德国P24手榴弹,爆炸范围二十多平米。要是德国的能达到三十米。日本的手榴弹是不到二十米?!?/div>
 
翟勤点头说道:“不错,很内行嘛?!?/div>
 
李乐挠挠头笑着说:“只是爱好,知道多一点?!?/div>
 
翟勤说道:“张猛,挑出五十名臂力大的,能撇到五十米以外的人?!?/div>
 
张猛想问为什么,张张嘴没敢问。翟勤喊道:“都他妈别吃了,起来测试一下,撇到五十米以外的赏大洋一个,不足五十米的没饭吃?!?/div>
 
这些士兵也不知道他们连长怎么了,以前根本不管这些事,前面四五里地远就是鬼子,半夜三更的测试手榴弹??墒翘涤幸桓龃笱蟮慕鄙?,都十分兴奋。他们一个月的军饷才多少?法币不值钱,按着大洋就两个大洋,这一下就是一个大洋。
 
张猛他们也不知道翟勤要干什么,不过不敢不执行,他们连长变了。
 
时间还真的不长,一百多人就测试一遍,结果让翟勤吃惊,全连竟然有七十多人达到五十多米,有二十几个人竟然在六十多米以外。
 
翟勤说道:“张猛撇的最远,这些人你指挥,集中全连手榴弹给你们。马上吃完饭,半个小时后行动,怎么办路上我再告诉你们?!?/div>
 
第四章 诱敌
 
冬季的苏南地区,夜晚还是有些冷的,一个连不足的人,向张家沟前进。这段距离只有四五里地远,对于这些士兵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可是他们都累得气喘嘘嘘的,因为以往都是有什么弹药班,辎重班扛着弹药??墒堑郧诘墓娑?,全部弹药都分到每个士兵身上。
 
这样一来,每个人身上都增加了十几斤二十几斤。远道无轻载,虽然增加的重量不多,可是远距离就看出来了。翟勤是不会发扬革命传统的,常年领着一些民工干活,他早就养成当大爷的习惯。要不是担心自己的小命,恨不得身上的枪都给翟贵拿着。
 
五里地不到的距离,竟然走了差不点一个小时。一边走翟勤一边想,原来自己每天想的是怎么完成公司交代下来的工作,还要照顾手下的那些工人。虽然老板给他开资,可是自己不是二把头,也不是狗腿子,也是工人阶级兄弟,维护工人的利益当然也是第一位。
 
就是翟勤有这点思想,所以尽管他很凶,可是只要在他手下干活的人,都服气他,也听他指挥。老板虽然很不满,但是只要交给翟勤的工程任务,都会保质保量的完成,这让他的上司是又恨又爱,也舍不得放他走。有时候在外面惹事了,老板还得出面帮他解决。
 
翟勤工作的大型建筑开发公司,翟勤只是一个小部长,可是一般的项目经理和部门经理都不大敢惹他,在公司里是有名的流氓部长。
 
翟勤仰头看看黑暗的天空,心里叹口气,今后他要考虑的问题变了,不再是怎么完成工作。他要开始考虑怎么活命,怎么打鬼子的问题。他妈的一顿酒,一辆汽车,就让老子来到三七年,虽然现在流行穿越,可是老子一点准备也没有??醋派肀吣蚯靶芯恼庑┦勘?,翟勤眼里他们渐渐的变成那些扛着铁锹,一脸汗水的民工。
 
这是战场,不是工地,是要死人的。自己不是军人,可是战场对自己并不陌生,理论上还是知道不少的。怎么自己也是一个伪军迷,要比一般的普通青年知道得多一些。就是知道得多,翟勤心里才没底。
 
四一年美国参战之前,中国的抗战可是最艰苦的,败仗那是天天的。毛老人家说的是论持久战,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八年??!
 
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呢??墒亲约耗芴优苈??跑美国去?那也太没出息了,自己都得鄙视自己?;故亲咭徊剿狄徊桨?。这也是机会,自己也是抗日战场的一员。这个时代也有这个时代的好处,最基本没那么多规矩,国民党可是腐败多了,自己要是……
 
翟勤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突然觉得,穿越是一件很兴奋的事。能打鬼子出气,还能想干什么干什么,反正老子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凭着自己知道的一点历史知识,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不过要好好计划一下,有时间好好想想。既然来了,老子怎么也不能很窝囊的再死去。
 
就在翟勤胡思乱想的时候,队伍突然停止前进。翟勤还没等问,程世忠这个被翟勤任命的侦查班长跑过来低声说道:“报告连长,已经接近鬼子的营地,前面就是张家沟?!?/div>
 
翟勤立即紧张起来,自己可他妈没打过仗,小鬼子倒是看过几回,不过那是外商。如今可是敌人,后世的时候是要按着外宾接待的,这时候就是要弄死他。
 
翟勤已经发话,要是哪个敢弄出声音,让鬼子发现,就地枪毙。其实翟勤就是不说,也没有哪个敢发出一点声音。他们逃跑还来不及了,竟然向鬼子这里进攻,一个个都是心里害怕,可是也没办法,这是命令。这个本来胆小如鼠的连长突然疯了,一个个紧张的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看到自己手下这些士兵的表现,翟勤实在弄不明白。不是说国军士兵也是很顽强的抗战吗?上海战场上拼杀三个来月,死伤三十多万人,这些士兵怎么这样怕死呢?
 
翟勤哪里知道战场的特殊性,战斗激 情是激发出来的,要不战前为什么有誓师大会,为什么有战地宣传,为什么有敢死队,战斗开始前谁都紧张。胜利之师好一些,败军之兵更是胆寒。
 
上海大撤退就没有规律,是混乱撤退,一路溃退导致锡澄防线的国防工事都没有用上,直接溃退南京??墒且还锥嫉哪暇?,坚持时间只有五六天时间。然后就是大溃退,撤退秩序更加混乱。
 
失败的阴影已经在这些士兵心里形成,现在反过来偷袭日军,这些士兵哪能不害怕。
 
张家沟并非是一个山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估计是根据这个地势取得名字。这里是天目山外围,是浅山丘陵地形,平地不是太多,可也没有高山。张家沟是一个不大的小村子,比杨家铺还小。
 
翟勤不是什么正规军人,也没有什么时间概念,他的偷袭只是处于头脑中的一个印象,所以说他的计划很粗糙。一路上只是交代张猛怎么做。详细的还无法告诉他,因为张家沟什么地形翟勤也不知道。
 
当借着星光看到这里的地形时候,翟勤这个二百五连长,终于有了自己的计划。招呼过来三个排长和张猛说道:“你们看到那个山沟了吗?朱厚,你带领你的第二排向村子里进攻。记住,鬼子一旦追出来,立即后撤,向那个山沟里跑。他妈的跑快点,不要让老子连你一起收拾了。但是也要把鬼子引进来?!?/div>
 
朱厚点点头说道:“鬼子要是不追怎么办?”
 
翟勤用手狠狠的打了朱厚头一下:“蠢猪,他要是不追你不会回头再打他啊,笨蛋?!?/div>
 
看到朱厚被打,王彪和李乐立即笑起来,翟勤在他们头上一人打一下说道:“小声一点,他妈的想把鬼子提前引来,想死???”
 
两个人吓得立即左右看,好像鬼子就在身边一样。翟勤心里其实也紧张,自己的战术行不行还不知道呢,这也就是照葫芦画瓢。当然了,王二小都可以把鬼子引进八路军伏击圈,自己也可以这样做。
 
翟勤对王彪说道:“你带着你的排在那个土坡上,把四挺机枪都给你,鬼子追上来以后,给我顶住,不要节约子弹,就是不要让他们前进,只要坚持十几分钟就行?!?/div>
 
王彪本来听说让他打阻击有些害怕,可是一听只是十几分钟,还给他四挺机枪,立即拍胸脯说道:“没问题?!?/div>
 
翟勤对李乐说道:“你的排在那个山梁后面等着,鬼子要是向回跑,就跟朱厚的人立即追杀,争取让他们一个也回不去?!?/div>
 
一个也回不去?三个排长都不明白鬼子怎么会这样不抗打。鬼子战斗力很强,有时候一个中队都可以击溃一个国军整团。不过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能说不干,这是军队。都点头答应。
 
朱厚刚要走,翟勤说道:“慢点,忘了告诉你,不要很远就进攻,悄悄的接近,最好突然进攻,那样也可以先消灭一些?!?/div>
 
朱厚也不是没打过仗,基本的还是知道的,点点头转身叫过来自己的排,向张家沟摸去。
 
张家沟里面静悄悄的,死一般的沉静,毫无声息的样子。这个村子不大,只有不到百十户人家。散落在这个低矮的平地上,大部分都是茅草房子。
 
这是中队长吉田一郎带领的中队,他们是先头部队。本来主力是进攻杭州的,可是国军向这个方向撤退,为了保证侧翼安全,第18师团,决定派出一个联队向南进攻,掩护主力向杭州进攻。
 
轻松占领南京,让鬼子根本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第3大队长松本冈少佐没有着急,他等着后面的辎重上来,停在溧水??墒强裢牡?中队进兵速度很快。一路上根本没有阻挡,支那军就是向后撤退。
 
虽然占领南京之后,他们的后勤保障已经改善,可是已经抢劫上瘾的日军,开始毫无顾忌的烧杀抢夺。作为先头部队,当然是好处大大的。吉田一郎大尉的第4中队在溧水出来,只是顾着抢劫村庄城镇,所以进攻反倒慢下来。当到达张家沟的时候,接到搜索队报告,前面杨家铺有支那军的阻击阵地。
 
吉田一郎大尉没有前进,已经快黑天了,虽然支那军不抗打,可是也不能夜晚进攻,这个张家沟正好抢劫一番。听说派遣军司令部已经传下命令,担心英美列强干涉,命令部队不要随便抢劫,趁着这个机会赶快抢劫一部分。
 
张家沟的人都跑了,只有不多的老弱还在,没有什么可劫掠的,让吉田一郎大尉十分来气,杀了几个人出气,决定休息一夜,明天进攻杨家铺。只要击溃当面守军,占领杨家铺,就能进攻高淳,那可是发财大大的。
 
在村子口留下两个哨兵,其他人抢占了民房,开始休息。吉田一郎太狂妄了,知道前面五里地远就是国军部队,竟然什么防备也没有。
 
他绝对想不到,已经溃败逃跑的支那军敢反过来偷袭他的军队。朱厚的一个排四十来人,被翟勤抽走了不到二十人,还剩下二十多人。已经接近了村子,看到晃荡在村口的鬼子哨兵,朱厚现在不担心,他的目的是引鬼子出来,看到接近哨兵,举起枪喊道:“打?!?/div>
 
二十多人就是一阵射击,不能不说国军部队实在是胆子太小,两个日本兵,竟然二十多人一起开枪。
 
吉田一郎大意,那他的手下一样大意。两个哨兵根本就不是太在意,所以没有发现已经接近百米的第二排。这一阵子弹,两个人哪抗打,就是射击再不准,也会瞎猫碰上死耗子。两个哨兵当时就被打倒。
 
朱厚喊道:“冲?!倍嗳肆⒓凑酒鹄聪虼遄永锍?。
 
进攻太突然,吉田一郎被枪声惊醒,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是勃然大怒。该死的支那人,竟敢袭击大日本皇军。周围没有其他的大股中国军队,吉田一郎绝对想不到对面阻击的军队能过来。他们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反过来进攻。
 
这一定是被打散的中国散兵游勇,立即爬起来传令,消灭这些进攻的支那军。在各个屋子里的鬼子都抓起枪冲了出来。不能不说日军确实训练有素,战斗力很强。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更强,小队长立即指挥自己的士兵向进攻的朱厚排进行反冲锋。
 
朱厚一看鬼子全都冲出来,立即喊道:“快,撤?!?/div>
 
二十来个人立即转头向回就跑。身后的鬼子哇哇叫着追上来。吉田一郎判断出进攻的人不多,估计也是二三十人,当他知道两哨兵,还有冲出来的士兵被打死三个,受伤几个的时候,立即大怒的下令,追上去,消灭这些该死的支那军。
 
第五章 炸死他们
 
吉田一郎也不是白给的,当他追出村子不远的时候,看着漆黑的天地,担心自己被埋伏,立即下令停止追赶。
 
朱厚他们倒是真的害怕,跑的特别快,可是跑了一会发现身后并没有追兵。这二十多人停下来,朱厚一检查,竟然牺牲了两个人,看着静悄悄的身后,原来鬼子也不敢追击,胆子立即大起来。
 
这些士兵刚才看到他们打死好几个鬼子,可是他们竟然不敢追,胆子也大起来。朱厚说道:“返回去,再袭击他们?!?/div>
 
死了六个人,伤了四五个,这让吉田一郎气的半死。但是这样的黑夜他也不敢追击,气的巴嘎巴嘎的大骂。他还没有倒下,村外又传来枪声,一个士兵冲进来:“报告,支那军又进攻了,哨兵被打死?!?/div>
 
这一回吉田一郎可是气坏了,因为鬼子都没有休息,冲出来的挺快。他们刚刚冲出村子,就被一排子弹射击,又死了两三个人。当吉田一郎带着人冲出来的时候,朱厚一声令下,转身就跑。
 
越是这样,吉田一郎越是不敢追击,只好停止追击。当朱厚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这一次竟然一个伤亡也没有,不但朱厚信心大涨,手下这些士兵也是高兴万分。原来都是阻击鬼子,大部分伤亡在重武器上。如今这样的打法,鬼子的掷弹筒,重机枪根本用不上,危险太小了。朱厚开始佩服起翟勤这个连长了,好办法,这样鬼子还进攻个屁。
 
他指挥自己的排又翻身杀回来。这一次可把吉田一郎气疯了。命令士兵坚守在村子周围,阻击进攻的支那军。这只是一个村子,没有围墙,没有工事,他只有不到二百人。
 
当朱厚第五次进攻的时候,吉田一郎终于忍无可忍,看着已经有些变白的天空,他集合全部的人,向朱厚他们冲过来。
 
朱厚他们已经打出经验了来,鬼子一出来转身就跑,可是这回跑出几百米之后,身后的鬼子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路追了下来。
 
这一下朱厚可是害怕了,因为认为鬼子不会追击,他们跑得晚了一些,被鬼子紧紧的咬在后面,双方的距离并不远。鬼子的精准射击,让朱厚的的人不断被打倒。这回不是有意的撤退,朱厚这半个排的人变成正真的逃命。
 
本来吉田一郎还是很谨慎担心被埋伏,可这些支那军哪是诱敌的样子,就是逃命的样子。
 
在前面追击的小队长龟田少尉也是气的发疯,指挥他的士兵使劲的追,一定要消灭这些不让他们睡觉的支那人。朱厚他们在前面玩命的跑,后面鬼子使劲的追。
 
翟勤设立的伏击阵地并不远,也是担心鬼子不追,可是半宿的时间,鬼子真的没有追赶,这让翟勤也很失望。鬼子是有飞机的,一旦白天就不好办了。
 
程世忠跑过来:“连长,鬼子追过来了?!?/div>
 
翟勤一下站起来:“准备战斗?!?/div>
 
程世忠为难的说道:“鬼子和朱排长他们太近了?!?/div>
 
这时东方已经发白,能看出很远的距离。翟勤站在土岗上,看不清远处的情况。心里想的是老子有个望远镜多好??伤皇且桓隽?,还没有望远镜。不过很快就看到了,顺着道路,朱厚他们玩命的逃跑后面枪声大作。
 
一着急翟勤说道:“传令,让王彪让过第二排,用机枪阻击鬼子?!?/div>
 
王彪也很着急,他看着向他这里跑过来的朱厚他们,但是机枪要是一打,连自己人也打到了。只是使劲的喊:“朱厚,你个笨蛋快跑啊”
 
翟勤终于着急了,顾不上怕死了。在山坡上冲下去,下面就是王彪的阻击阵地。翟勤连滚带爬的跑进阵地,一脚踹在王彪的屁股上:“他妈的开枪???”
 
王彪被踹一脚,苦着脸说道:“那是自己人?!?/div>
 
翟勤简直气疯了,真他妈的笨,大喊道:“向天开枪?!?/div>
 
翟勤不会使用机枪,他来自和平年代,自己又不是当兵的,他哪会使用机枪,要是会使用早就抢过来自己开了。
 
王彪一下明白过来。他被连长踹一脚,立即一脚踹在班长邓伦屁股上,一把抢过机枪,向着天空打出一阵子弹。前面突然响起机枪的声音,日军出于战术训练的本能,呼啦一下全部卧倒。
 
朱厚他们知道前面埋伏的是自己人,只是听到枪声一阵犹豫,接着向前跑。本来双方有几百米距离。鬼子这一趴下,朱厚他们当时就拉开距离向前面王彪的阵地冲过来。
 
这一路追击,朱厚的人牺牲十多人,只剩下十三个人,连滚带爬的跑进王彪的自己阵地。王彪看着远处站起来小心翼翼的鬼子,竖起大拇指说道:“连长高明,兄弟佩服佩服?!?/div>
 
翟勤有些得意,看来自己还不是一无是处,最基本这种心理战术自己还是知道的,看来作对了。
 
确实,半宿时间,鬼子都不追击,一定是想到怕被埋伏,这个时候听到枪声,出于本能一定是停止追击。但是朱厚他们正好相反,因为他们知道前面埋伏的是自己人一定不会打他们,当然不会害怕。
 
不过翟勤也没有想到鬼子反应这样快,竟然是全部卧倒。这更好,等他们站起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这一虚张声势照成一种误会,吉田一郎本来听到机枪声吓一跳,以为真的中了埋伏,可是半天时间,什么动静也没有??蠢床皇锹穹?,只是接应这些支那军的。
 
吃惊过后变成愤怒,立即集合部队准备进攻。这一夜时间,他伤亡了十多人,让吉田一郎怒不可遏??醋徘瓜斓耐粮诓⒉桓?,也没什么险要。愤怒让他想消灭这些支那军。指挥他的中队向前进攻,用掷弹筒把这里轰炸一遍。
 
吉田一郎不知道这是翟勤设计好的地方,这时候李乐的人已经等在回去的道路两边。张猛指挥的手榴弹排也在悄悄的向鬼子靠近。
 
翟勤十分紧张,因为天已经开始放亮,手榴弹攻击毕竟距离近,没有黑夜掩护是很危险的。他只好对王彪说道:“带领你的排,向鬼子进攻。吸引鬼子注意?!?/div>
 
刚刚准备进攻的吉田一郎,突然看到正面土岗上枪声大作,竟然是好几挺机枪的声音,这证明是大部队。他终于胆寒,大日本皇军战斗力是强,可是也得看是多少人。自己总共才一百八十人,又战死十多个,只有一百六十多人,要是碰到人多也够呛。
 
他赶紧下令阻击正面进攻的支那军,部队向后撤退。翟勤的估计成功了,因为这时候并不是真正的天色大亮?;囊巴獾墓飞?,没有树林但是有荒草,掩护了向前逼近的张猛他们。
 
张猛他们这些人都是臂力很大的人,当然都是得到一个大洋奖赏的士兵。连长说了,要是战场表现好,还有更大的奖赏。
 
一个个都憋足了力气,身上每个人是十颗手榴弹,当日军发现在他们侧面上来的中国军队时候,张猛估计距离差不多了。他也害怕,撇手榴弹那是要站起来的,面对鬼子枪口是十分危险的。一声令下,这些人全部站起来。
 
草丛中突然站起来好几十人,把吉田一郎吓够呛。在正常情况下,这种迫近距离的伏击,当然首先就是一阵子弹,所以日军第一个反应是卧倒还击。
 
但是吉田一郎大尉错了,他的士兵反应是很快,有不少人都开枪,但是仓促之间开枪,并不准确,只有不多的人被打倒,他们迎接来的不是子弹,是手榴弹。这一次就是四十多颗手榴弹。真的像雨点一样飞过来。
 
轰,轰,轰,爆炸声响成一片。手榴弹威力是不大,他们对坚固工事没什么作用,可这里是平地,鬼子没有工事。
 
按着翟勤的吩咐,手榴弹不要停,向前攻击撇。张猛他们撇出手榴弹后卧倒,当爆炸声一过,立即跃起来向前跑,只是十几步的距离,又是一批手榴弹飞了出去。
 
第一次爆炸的硝烟还没有散开,第二次爆炸又开始了。第一次爆炸对鬼子没有多少伤害,因为距离太远,张猛他们开始的时间太早。根本就只有少量的手榴弹飞到日军中,大部分都是在外围爆炸的。
 
但这样集中爆炸,硝烟尘土飞沙走石的,严重影响了鬼子的视线,开枪也是要有目标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战术。当第二波手榴弹飞过来的时候,这一次可是绝对的灾难。
 
四十多颗手榴弹在鬼子卧倒的队伍中爆炸。吉田一郎被冲击波给掀翻出去很远,让他眼前直冒金星?;姑坏确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又是一批手榴弹飞过来,这一回杀伤更大,这样的战术超出了吉田一郎的思维,他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他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逃跑。鬼子再也没有了建制,剩下的慌忙逃跑。张猛他们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手榴弹向前攻击。
 
撇手榴弹是要卧倒的,否则横飞的弹片会伤到自己。渐渐的手榴弹够不上鬼子了。冲出爆炸范围的吉田一郎差点没吐血,他一个中队一百八十人,可是狼狈逃跑的不到一半人。
 
正在他慌忙撤退的时候,左右又响起枪声,有人向他们进攻,身后也传来喊杀声。吉田一郎顾不上身边的士兵不断倒下,这回他变成玩命的逃跑。
 
国军士兵什么时候打过这样得意的仗,害怕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都是用足了力气在后面追。
 
吉田一郎的运气不错,只是被弹片划伤手臂,他顾不上流血不止,就是一路狂奔。张猛这些人手里还有一半的手榴弹,大喊着:“追啊,追上去,炸死这些王八蛋?!?/div>
 
翟勤他们一直追过张家沟,看着越跑越远的三十多个鬼子,翟勤只好下令停止追击,沿途打扫战场。
 
当全部人员集合的时候,翟勤吃惊的呆呆看着这些士兵。张猛现在可是再也不敢瞧不起这个连长,看着翟勤的样子说道:“连长,我们真的胜利了,消灭一百多鬼子。他们只是跑掉三十多人?!?/div>
 
翟勤当时大怒:“放屁,这是胜利吗?老子以为可以全歼鬼子,看看我们剩多少人。这他妈是什么胜利?”
 
让翟勤上火的是他一百二十人,可现在站在面前的是八十人。整整伤亡了四十多人,第三连总共才一百二十人。
 
本来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可是被翟勤一骂,都低下头不说话了。张猛到底是副连长,不服气的说道:“连长,这已经是大胜了。整个战场,能二比一伤亡就是胜利,我们这是三比一是鬼子死的多,兄弟们尽力了?!?/div>
 
翟勤知道不能打击积极性,自己的战术也不是什么高明战术,再说这些士兵射击不准,体力也不行,都跑不过鬼子。摇摇头说道:“算了,以后好好训练,他妈的都没有鬼子跑得快,真丢人。不过打得不错,回去我请客?!?/div>
 
“谢谢连长”剩下的士兵全都欢呼起来。
 
翟飞没有高兴,他第一次见识到战争的残酷,现在心里正七上八下的不舒服。满地的尸体,残肢断臂,让他有要呕吐的感觉,一直在忍着。
 
摆摆手说道:“返回阵地,防备鬼子再次进攻?!?/div>
 
三连的人都是一惊,对啊,后面还有一个大队呢。
 
第六章 被免职了
 
一路上都有鬼子的尸体,翟勤看着张猛说道:“带人快点返回阵地,这些鬼子的东西不能留下,全部收拾干净。记住,缴获的东西统一分配,要是老子知道哪个私自隐藏,我立即枪毙他?!?/div>
 
张猛现在可是规矩多了,在翟勤面前再也没有骄傲的样子,立正说道:“是,连长你要干嘛?”
 
翟勤不耐烦的说道:“你管得着吗?快滚?!?/div>
 
张猛有些发蒙,他的这个连长怎么变得喜怒无常??醋诺郧诹成缓?,刚才又说这不是胜利,没敢多问,带领士兵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返回阵地。
 
看着张猛他们走远了,翟勤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就是一阵狂吐,昨晚吃点好东西全都还给土地爷了。
 
原来翟勤看到那些电影电视中,人要是看到鲜血和尸体会吐,自己还不大相信,可是今天他真的见识到了。
 
为了不在张猛和士兵面前丢脸,翟勤一直在忍着,看着身边只有翟贵一个人,再也忍不住了,哇哇的一阵大吐特吐,直到胃里什么也没有了才停下来。这一阵吐让翟勤脸色苍白,腿有些发软。
 
身边的翟贵看的直发呆,人家不是说战场上吐一回就完事了吗?自己家少爷怎么吐两回,这还带歇气的。把水壶递过来说道:“少爷,喝口水吧?!?/div>
 
翟勤接过水壶,漱漱口,狠狠的灌了一肚子水,这才舒服一些。也许是吐出来了,翟勤的心里舒服不少。听到翟贵叫他少爷,一边慢慢地走,一边说道:“翟贵,少爷脑袋发晕,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把家里的事跟我说一说?!?/div>
 
翟贵愣愣的说道:“说什么?怎么说?!?/div>
 
翟勤举起手说道:“真他妈的笨,就说说家里都有什么人,有多大。我怎么感觉家里好像很有钱似的,再说家是什么地方的?!?/div>
 
翟勤有些想哭:“少爷,你这样要是回去老爷得打死我?!?/div>
 
翟勤笑了:“那还不快点说,我都想起来以后不说你不就没事了吗?”
 
翟贵可不敢再耽误了,就从家里都有什么人开始说起?;贡鹚?,说得很详细,连翟勤为什么当兵都说的一清二楚。
 
翟勤脸色平静,心里却是震惊无比。原来老子还是富二代,这可太他妈好了。自己还想着自己怎么当兵来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臭婆娘。等着,看老子打完仗回家怎么修理你,竟然敢耍我。
 
翟勤头脑里的记忆支离破碎,几乎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翟贵这样一讲,被串联起来,翟勤头脑中那些模糊的记忆也清晰起来。
 
头脑中浮现出一个靓丽的容颜,翟勤脸上现出一丝得意和兴奋,原来自己这个老婆还真的很漂亮,难怪会让这个傻蛋上前线。不过要是他不上前线,自己怎么穿越,看来得感谢这个美女了。
 
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不怪罪她了?!?/div>
 
翟贵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少奶奶人很好的。有学问,又漂亮,只是……”
 
看到翟贵停下话语,翟勤说道:“话话快说,有屁快放?!?/div>
 
翟贵笑嘻嘻的说道:“只是少爷你总是去翠红楼那个地方,少奶奶才不高兴的?!?/div>
 
翟勤已经整理出一部分记忆,当然也就有点印象,不满的说道::“他妈的,他不让老子碰,还不许少爷我找点事干,你说对不对?”
 
翟贵哪敢说不对,连连点头:“对,对,少爷说的有理?!?/div>
 
翟勤知道自己竟然是富二代,还他妈是很富的那种,当然心里十分得意。原来十分痛恨把自己穿越,现在又开始感谢穿越了。
 
那一世自己可是一个打工族。虽然也是小头目,可是连白领都不算,就是一个工头。这回可不一样了,竟然是良田千倾,还有很多商铺。这可是大大的好事,不但可以潇洒,还他妈是个连长军官,又能打鬼子出气,简直是一片艳阳天地。
 
这一高兴也就忘了刚才打仗时候的残酷,高兴地唱到:“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解……共产党的恩情说……”
 
翟贵吓得连忙去捂翟勤的嘴:“少爷,不能唱,不能唱?!?/div>
 
看到翟贵的样子,翟勤一下想起来,这可是他妈的三七年,虽然国共合作,可是两党怎么回事翟勤这个后来人还不知道吗?不过他不解的问道:“你听过这首歌吗?”
 
翟贵摇摇头说:“没听过,不过可不能提共党,那是要杀头的。再说共党有什么恩情,老爷说了,咱家离江西不远,都是他们革命的对象?!?/div>
 
翟勤心里黯然,看来自己不再是贫下中农了。只会变成五类分子老大“地主”。
 
摇摇头,管他呢,那是十几年以后的事,现在想他干什么,大不了自己不反共就行了。当前的任务是如何打败打鬼子,如何保住小命,然后享受富二代的生活。
 
他妈的就为了不影响老子的生活,鬼子他妈的也不能放过,见一个杀一个。对,还有那些汉奸,汪精卫干什么呢,要是让老子看到,一定现在就枪毙他。
 
翟勤一边在那得意的想着,在一边和翟贵闲聊,了解家里的情况。这是四五里地远,当翟勤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的时候。他一回到阵地,看到张猛他们,大喊道:“张猛,你小子干的不错。竟然让鬼子暴尸荒野,太他妈好了,以后就这样干?!?/div>
 
他喊完看着张猛他们都没有反应,还是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奇怪这些人怎么变老实了。
 
一路上看到鬼子尸体的时候发现,自己下令鬼子东西全部收拾干净,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把鬼子衣服也扒光了。这倒好,一个光屁股鬼子扔到公路上田野里。这真是太解气了,所以一回来就大喊着夸奖,这些家伙怎么没反应?
 
翟勤还没有问,在战壕里站出来一些人。其中一个人喊道:“翟英飞,你擅离职守,私离讯地,来人拿下?!?/div>
 
翟勤这才注意到这个家伙领章上是两道黄杠。他对国军的军衔也不是太明白,只是知道这应该是校级军官,比自己这个一杠三星高一级。自己是连长,他就是营长了。
 
翟勤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军人的身份,还没有当兵的觉悟??吹焦戳礁鍪勘胱プ约?,一下大怒:“他妈的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抓老子?!?/div>
 
嘴里说这话,枪就拔出来对准了这个营长。这一下阵地上当时紧张起来,连长抗命用枪顶上营长,除了造反兵变,还没有过,当时都全部傻眼。
 
张猛他们们急得够呛,连长失意了,不记得营长,但是他们没有和营长说,这时候一看要坏。张猛连忙说道:“连长,别乱来,这是向营长?!?/div>
 
向问东也被眼前的变化惊呆了。他今天来检查阵地,可整个第三连阵地只有几个伙夫,一个人影都没有,当时就是大怒。
 
鬼子正在向南追击,大批部队向皖南天目山撤退,形式十分混乱,逃兵比比皆是??墒浅山ㄖ铺优艿氖禄姑挥泄?,竟然放弃阵地集体逃跑,这还了得。
 
可是他一问,竟然是这个不怕死的连长带着全连去袭击鬼子。他们只有一个连不到的人,竟然想袭击一个中队的鬼子,这不是找死吗?本来留下阻击的人就不多,要是这个连没有了,杨家铺阵地谁来守?他一边把情况向团长报告,一边留在阵地上等着翟勤他们回来,可是已经快中午了,还是没有回来。
 
向问东已经可以确定,第三连回不来了。根据自己知道的情况,这个连长翟英飞好像上面有人,花钱当上连长的。就是一个胆小怕死的富家少爷,他会主动袭击鬼子?笑话,一定是撒谎逃跑了。
 
再次向团长报告,请求派兵坚守杨家铺,这里虽然是侧翼阵地,但是没有人也很危险。
 
正在他等着新的部队到达的时候,竟然发现张猛他们带着人回来,大感奇怪。当张猛把情况说一遍的时候,向问东吃惊的张大嘴。一个连一百二十人,袭击鬼子一个中队,竟然消灭了一百五十来人。全连才伤亡四十多人,这可是天大的胜利。
 
国军就是一个团,想消灭一个中队的鬼子也很困难。就是胜利了伤亡也绝对不是这点,能达到二比一伤亡,两个换一个都是大胜。
 
上海三个月保卫战,伤亡三十三万,消灭日军才不到四万人,十比一的战损,最后还是丢失上海。
 
虽然向问东有些不相信,但是他们带回来的战利品在那摆着,可是真够彻底的,连鬼子的大头皮鞋都弄回来了。向问东一问竟然是连长自己在后面呢。
 
这可是战将,原来这个富家少爷还有这两下子。向问东一面派人向团长报告,一面继续等这个翟勤回来。翟勤回来这一咋呼,向问东站出来。他担心翟英飞打了胜仗太狂妄,这是坚守阵地,他却带兵向前进攻,要是失败阵地怎么坚守。军队作战不是土匪,哪能自己说了算,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想杀一下他的傲气,这才下令要抓起来他。
 
可翟勤的动作出乎他的预料,这是什么行为?本来翟勤打了胜仗,他也很高兴,毕竟是自己营的连队??墒堑郧诘男形盟笈?,听到张猛的话,向问东没有动。部队混乱整编太快,很多将领军官都不认识,可能这个翟英飞不认识自己。
 
张猛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认为一定是连长被炸弹震晕之后失意,不认识营长了,所以才这样提醒他。其实翟勤在军衔上已经估计出这个人是营长,但他在公司上班已经习惯了,只要工作干到位,那些什么小经理都是屁,一切看大老板的。下面人有成绩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所以都想打压一下,这个营长估计就是这个意思。
 
翟勤把这里当成公司了,根本就没有听张猛的提醒,眯起来说道:“向营长,打鬼子有错吗?私离讯地?老子只有一百多人,机枪不过四挺,鬼子他妈的有迫击炮,有掷弹筒,守在这里不是等死吗?我消灭我前面的敌人,也是坚守阵地。老子在打仗,你在后面咋呼什么,有能耐你上前面来,你打一个我看看?”
 
翟勤的话没把向问东气死,可是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翟勤说的有道理,鬼子主力一个大队已经逼近主阵地青山镇,但是没有进攻。
 
这里是侧翼,由于翟勤主动出击,到现在这里还没有鬼子进攻??蠢词且蛭嘁沓鑫侍?,所以正面没有进攻。
 
翟勤虽然说的有道理,可这是挑战他营长的权威,让向问东下不来台,当时大怒说道:“这是军事作战,不是土匪流寇。他妈的都是自己说了算,还打什么仗?这里有事,正面主阵地怎么办,消灭一个中队就能改变战局吗?”
 
翟勤愣一下,他是有头脑的,大局观还是能想到一点的,只是当时没有想到。向问东一说,明白他说有道理,气势为之一缓。向问东看出来翟勤也没理由了,冷冷的说道:“免去翟英飞连长职务,张猛代理连长,坚守阵地,没有命令不许后退,否则军法从事?!?/div>
 
张猛愣一下,但是习惯性的立正说道:“是?!?/div>
 
向问东刚要说话,在阵地后面上来一些人,领头的一个人说道:“哪位是向营长?”
 
向问东说道:“我是,什么事?”
 
这个人立正敬礼说道:“团部警卫连长赵凯前来报道,协助第三连坚守阵地?!?/div>
 
向问东看着只有五十来人的警卫连,知道这是团长仅有的兵力。团部警卫连都派出来了,叹口气说道:“现在起你接管阵地,第三连归你指挥?!?/div>
 
赵凯愣一下,但是还是立正说道:“是?!?/div>
 
第七章 打仗用脑子
 
向问东走了,根本没有再看翟勤一眼。他十分没有面子,这家伙是有一套,可是太狂傲,竟然拿着枪对着自己,要不是看在打胜仗,又是用人之际,向问东绝对会枪毙翟勤。
 
翟勤看着远去的向问东,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生气的表情。其实翟勤还是很理解向问东的,情绪平静下来,有很多事还是能明白的。虽然对国军这些战术十分瞧不起,但是打到现在,他们还在战斗,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比那些投降的强多了。
 
没有什么军人觉悟的翟勤,好像也不怎么在乎这个连长。他带走一百二十人,回来八十多人,四十人就这样牺牲了,很多人翟勤都不认识,也不知到他们叫什么名字。
 
手榴弹爆炸,机枪扫射,子弹飞舞,这一场战斗下来,翟勤心头的震惊绝对不小。战场就是战场,太残酷了。他的焦躁情绪并没有稳定下来,所以做事十分冲动。
 
这时候不当连长了,好像这些人不用自己再负责,心里反倒有一丝轻松的感觉。在翟勤心里,那四十多人都是自己害死的。
 
脸色平静的坐在一边,没谁知道他想的什么。翟贵也呆呆的坐在那里,好半天说道:“少爷,我们回家吧。你已经打了胜仗,少奶奶这回无话可说了,老爷知道你在这里一定急死了?!?/div>
 
翟勤摇摇头,他不想回去。虽然那是一个锦衣玉食的富豪之家,可那里好像不属于自己。那个瞧不起自己的媳妇,能逼着自己丈夫上战场送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激动过后,翟勤有另一个判断。再说战场逃兵,这是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行为。他转脸问道:“家里知道我在这吗?”
 
翟贵摇摇头说道:“在上海撤出来,一直到南京,又到这里,根本没时间通信,家里不知道?!?/div>
 
翟勤说道:“那就先不告诉家里,等到稳定了再说?!?/div>
 
翟贵很小就跟着翟英飞,这一次少爷和少奶奶赌气,一来气才跑出来当兵的,自己当然是跟着一起当兵了。
 
后来老爷知道了,可是也不能退役,因为那很丢人。怎么办的不知道,少爷竟然当上连长。但是没想到,时间不长,他们的部队竟然调进上海作战。
 
翟贵也就跟着少爷一路到了这里。他当然一切都听少爷的,点点头没说话。他不明白,打仗的时候,少爷总说要回家,可是怎么又不走了,翟贵弄不明白,反正他就跟着少爷。
 
翟勤看到那个叫赵凯的连长和张猛一起走过来,眼睛转向一边。张猛说道:“连长,你看……”
 
翟勤举手打断他的话说道:“别叫连长,我现在什么也不是?!?/div>
 
那个赵凯一笑说道:“翟连长,不是这么小气吧?向营长也是一时来气。你可是真够胆大的,竟然敢拿枪对着长官。这是要枪毙的,要不是你打了胜仗,向问东绝对会枪毙你。这家伙是出名的凶狠,打仗更是勇猛?!?/div>
 
翟勤对向问东没什么恶感,只是他的习惯就是不服管,特别是自己有理的时候,否则就以他的能力,早就升经理了,你不会是一个小工头。撇嘴说道:“勇猛,没看出来。从上海撤到南京,在南京撤到这里,哪个地方勇猛了?”
 
赵凯被翟勤给一句话堵回去,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个人怎么这样狂傲,不就是打了一场胜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团长听说后大加夸奖,赵凯根本不会搭理这个人。自己虽然是一个连长,第625团哪个营长也不敢小瞧自己了,他可是很得团长郭丛校的信任。
 
脸放下来说道:“这样吧,翟连长就在第一排战斗。鬼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div>
 
翟勤没说话,拿过来一支步枪,开始按着翟贵教的往枪里压子弹,他对这种枪根本不熟悉。其实对枪翟勤哪种也不熟悉,他生活在一个和平年代,又没有当过兵。
 
私藏枪支是犯法的,又禁猎不让有猎枪,翟勤当然没玩过枪,要说玩过就是大型电玩。
 
不过那里可没有这种老式的步枪,都是自动步枪,单发的还是狙击枪。这种枪射速太慢,打一枪还得拉一次枪栓,只有五发弹仓。
 
消灭了一百多鬼子,完好的枪缴获回来一百来支。翟勤气跑了赵凯,搜罗到自己身边十多条枪,把子弹全都压满,放在身边翟贵可是比翟勤战斗经验丰富多了,看到翟勤这样做,也跟着做。他明白少爷这样做的道理,这样打仗的时候不用现压子弹,一定快很多。
 
翟贵说道:“少爷,是不是告诉张连长他们,这样要快不少,我们枪多?!?/div>
 
翟勤想起向问东的样子,来气的说道:“不用。他妈的一群猪脑袋,勇猛顶个屁用,敢撤老子的职?!?/div>
 
翟贵连连点头:“对,就是不告诉他们。打失败了就知道少爷厉害了?!?/div>
 
翟勤这样的意气用事,根本就不是一个军人的作风,还有些很无耻的意思??墒堑怨蟮比徊换崛衔僖?,两个人开始在在阵地上准备。
 
翟勤根本没打过仗,脑袋里想着自己看过的影视剧里面打仗的情节,想着游戏中自己打枪的要领。那可是按着现代战争模拟出来的作战场景,应该有点用。
 
阵地是曲线形的重叠设置,主要是守住下面的公路,不让鬼子通过。翟勤和翟贵在的这个地方是第一排第三班的地方,班长哪敢指挥翟勤。王彪被张猛他们叫走了,一个穿着连长军服的士兵,班长刘成根本不敢管翟勤??吹搅醭烧驹谀抢锟醋约?,翟勤想了半天还是不忍心,这可都是中国军队,他妈的打的是日本鬼子,摆手说道:“过来?!?/div>
 
刘成立即跑过来:“连长,你看我这样弄行吗?”
 
翟勤笑了:“你小子很会来事。不过我可不是连长了?!?/div>
 
刘成说道:“没事,弟兄们都说了,你还是我们连长,那个赵凯什么东西。跟着他我们都得死,还是跟着连长安全?!?/div>
 
翟勤心里震动一下,感到有些脸红。这些人这样相信自己,自己竟然拿兄弟们的生命赌气,真是该死。想想站起来说道:“让兄弟们把枪收拾过来,提前把子弹压好。那样射击速度快。手榴弹把后盖拧开,不要到时候现弄?!?/div>
 
“是,”刘成高兴的说道:“跟着连长就是好?!?/div>
 
翟勤笑着踹了刘成一脚:“别他妈的拍马屁,赶紧准备?!?/div>
 
说完向中心阵地走去??吹降郧诠?,赵凯脸色不是太好看,张猛连忙说道:“连长,刚刚接到营部通知,鬼子向杨家铺方向调来一个大队,明天就会到达?!?/div>
 
翟勤这回没有否认什么是不是连长的,直接说道:“不是说让坚守一天一夜时间,明天鬼子才到,担心什么?”
 
赵凯不满意的说道:“第十集团军在杭州集结对抗进攻的鬼子主力,鬼子想侧翼迂回,接到军部命令让我们坚持三天时间?!?/div>
 
翟勤没有说什么,战场变化没什么奇怪的,反正自己知道杭州最后也是失守??墒钦钥叩乃档溃骸昂眉竿虿慷佣荚谙蚝蟪?,阻击的只有我们一个团,还损失了一部分。军长下落不明,我们成为后娘养的,看来都得死在这?!?/div>
 
翟勤终于找到机会:“赵连长,我怎么一听你们的话就不愿意听,你手里也有枪,鬼子也是两条腿架个肚子,两个肩膀扛个脑袋,怎么一张嘴就是自己死,干嘛不是鬼子死?”
 
赵凯愣一下,不服气的说道:“鬼子有飞机,有大炮,我们有什么?”
 
翟勤指着他的脑袋说道:“我们有脑袋,有头脑知不知道?飞机大炮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让尿憋死,真是奇怪。我怀疑你这个连长怎么当上的?!?/div>
 
赵凯被翟勤弄出火来了:“放屁。你有头脑你来指挥。脑袋能挡住枪炮吗?”
 
翟勤过来就是有目的的,这是一百多人,自己不能拿这些自己的同胞兄弟赌气??醋耪钥驼琶偷牟贾镁椭拦磺?,这样打下去确实都得死。故意狂妄的说道:“那好,你看着,不就一个大队吗?老子让这里成为鬼子的死亡地带?!?/div>
 
不只是赵凯,就连张猛都吃惊的张大嘴。一个大队一千多鬼子,他们只有一百多人,加上增援来的这些人,全部人员也就不到一百四十人,连一个满编连都不到。以一个连对抗一个鬼子大队,确实就剩下等死了。翟勤竟敢说这是鬼子的死亡地带。
 
翟勤知道牛逼好吹,可是一百多人对抗一千多人确实成问题。要好好想想。他说道:“那好,看着学着点?!?/div>
 
赵凯也是赌气,反正就是个死,怎么死都是死,干脆就听这个翟勤的。他自己干脆不管了,看着翟勤折腾。但是随着翟勤的安排,赵凯的眼睛开始发亮,要是这些安排真的能成功,鬼子还真的有失败的可能。
 
看来这个翟勤确实很有能力。赵凯算是标准的军人,战场经验也有。虽然承认这些安排很有意思,但是却有些瞧不起。这些足以证明,翟勤绝对不是军人,竟然有无赖的感觉。
 
翟勤可没时间去关心赵凯他们怎么看自己。这可是他妈的一千多鬼子,自己心里也没底。战术方法都是抄袭来的,好不好使自己还不知道呢。
 
这边翟勤在做着自己的准备,接到逃回来的吉田一郎报告,第116联队长片冈角次中佐当时是气的发昏,一个中队,竟然让一个连的支那军打败,几乎全军覆没,简直是大日本皇军的耻辱。
 
一顿大嘴巴子让受伤的吉田一郎变成猪头,下令在溧水的第3大队向前进攻,突破支那军的防线,迂回包围杭州,消灭中国军队。
 
接到命令的第3大队长本川角荣中佐立即发兵,进抵杨家铺防线。
 
第八章 翟勤的战术
 
本村角荣中佐接到命令,毫不犹豫的指挥他的大队向杨家铺杀来,他根本不担心前面的支那军。第1大队进攻正面阵地青山镇,那是支那军一个团在坚守,掩护后撤的中国政府军撤退集结。
 
对于一个团坚守的地方,片冈角次联队长派出一个大队,还有侧面掩护进攻的一个中队,这是十拿九稳的战斗??墒遣恢朗裁丛?,进攻杨家铺的一个中队竟然被消灭,只是逃回来三十多人。那可是刚刚补充满员的一个中队,兵力一百八十人,一百四十多人被消灭,这可不是小事,听说是支那军一个连干的。
 
说什么本村角荣也不相信,一定是中国军队吹牛。一个连消灭一个中队?给他们一个团差不多。所以本村角荣中佐根本就不在乎,指挥自己的大队在溧水快速赶到杨家铺,他要给支那军一个教训。
 
可是当他越过张家沟的时候,本村角荣中佐已经气疯了。因为支那军太无耻了,他们竟然把大日本皇军扒光衣服,就这样弃尸荒野。这简直是不想活了,暴怒的本村角荣中佐下令,沿途的村子全部杀光,烧光。
 
可是这一带因为吉田一郎他们已经进军,周围的百姓都跑的无影无踪,想出气都找不到对象。一路上鬼子就剩下掩埋尸体了。
 
本来日本士兵战死是要火化的,骨灰带回日本安葬,可是本村角荣正在进兵,所以把这些士兵就地掩埋。他们连名字和番号都弄不清楚,因为衣服都被扒光了。
 
这几乎让本村角荣气的头脑发晕,指挥他的大队以最快的速度进抵杨家铺第三连阻击阵地。
 
这是一个不高的山坡,上面没有什么树木,看来是支那军进行过清理,保持良好的射界。
 
公路就在山脚下通过,这个阵地选择的不错,要是不能拿下这个山坡,在公路上通过的部队就会遭到打击。
 
根据皇军情报,这里只有一个连的部队,按着本村角荣中佐的判断,支那军听说皇军是一个大队,估计这个阵地上不会再有人了。
 
当他的部队停下来的时候发现,在山坡阵地上有支那军防守。这个不知死活的军队,一定是消灭皇军的连队。
 
这是午后时光,本村角荣没有下令修筑临时阵地,也没打算在此停留,他认为这些支那军估计连皇军一个冲锋都挡不住。占领这里之后,直接进入杨家铺,然后向青山镇后路包围,不但能消灭626团,也能攻占郎溪,第116联队就能完成对杭州的迂回。
 
看着静悄悄的阵地,本村角荣命令他的炮兵中队向山坡开炮,掩护步兵一个小队进攻。
 
翟勤看着远处的鬼子,猛然想起来自己在一个论坛上看到的,说二战时期鬼子进攻是三部曲,炮击、进攻、撤退。再炮击,再进攻,再撤退,就是这三部曲,竟然让国军就是个失败。
 
他着急大喊道:“传令撤出阵地,到后面来?!?/div>
 
赵凯对翟勤的安排本身就不托底,这时候发现他喊让士兵撤出阵地,立即把枪拔出来问道:“翟连长,你什么意思,打算逃跑?”
 
已经没时间了,自己一开始没想到,这时候看到赵凯的样子,翟勤的毛病又出来了:“放你娘的狗屁,你才要逃跑呢?!?/div>
 
赵凯是彻底没话说了,这个翟勤到底他妈的是不是当兵的,营长让这里自己指挥,以为他有什么高明战术,看着安排的还行,可是关键时刻这个表现。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指挥官。立即问道:“你想干什么?”
 
这边问着,另一边对士兵喊道:“不许后退,敢离开阵地,就地枪毙?!?/div>
 
这些士兵都是一阵发愣,到底听谁的?两个人都是连长??烧馐橇礁隽氖勘?,赵凯的警卫连当然是听赵凯的,王彪和朱厚还有李乐他们可是听翟勤的,立即向后面撤退。赵凯的警卫连又返回阵地。
 
就这时间,天空传来炮弹的声音。轰,轰,这是日军炮兵中队的92步兵炮。虽然炮弹只有70口径,但也不是这样简易阵地能抗住的。这是一个山坡,炮弹爆炸后掀起的尘土,硝烟,碎石飞舞。
 
翟勤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炮击,有些害怕,心里忽悠一下??墒堑彼吹秸蟮厣系那榫笆焙?,忘记了害怕:“赵凯,你他妈的害死这些兄弟?!?/div>
 
日军炮击很准,虽然这是盲射,并没有指定摧毁目标,但这是炮弹,不是手榴弹,返回阵地的警卫连战士被炸得血肉横飞。
 
日军一个炮兵中队只有两门92步兵炮,射击并不是很密集,可是他们不用担心遭到炮兵反击,所以可以从容的瞄准,调整射击角度,有不少士兵被炸死。
 
这是试探炮击,只是打出十多发炮弹后停止炮击,进攻的小队也进攻到一半路程。
 
翟勤狠狠的瞪了赵凯一眼:“你他妈等着,老子一会再和你算账?!?/div>
 
说完喊道:“全部进入阵地,准备战斗?!?/div>
 
王彪、朱厚和李乐他们立即带着撤到山岗上的士兵;猫着腰向山坡阵地上跑去。翟勤对自己的战术也不托底,虽然刚才的大炮让他恐惧,可是看到自己人被炸死,让他忘记害怕,也跟着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道:“王彪,朱厚,李乐,记着我跟你们说的,不要忘记了?!?/div>
 
“明白,放心吧连长”三个人答应着,然后让士兵进入自己的位置。
 
翟勤对跟在身边的四挺机枪说道:“都他妈记着,半分钟转移阵地,要是慢了就他妈的得死,明白吗”
 
四挺机枪手和弹药手连连点头。他们已经记住翟勤教的战术,虽然不知到有没有用,但是这样打仗很有意思。像是在做游戏。
 
进攻的小队长龟田少尉看着自己这一个小队的士兵已经进攻到距离阻击阵地不足二百米的地方,上面还是没有动静,想的是不是支那军逃跑了。这种情况他们经常碰到。等攻上阵地的时候发现空无一人。
 
一个小队的鬼子五十人,他们成散兵状态向上进攻,这个山坡不是很陡,是低矮的缓山坡,进攻并不困难,这里也被清理过,没什么掩蔽的东西。
 
当距离阵地有一百二十米的时候,龟田少尉拔出指挥刀喊道:“呀几给给?!?/div>
 
这些小心前进的鬼子都加快速度向山坡上冲来。他们战术动作熟练,不断的变换地形,卧倒开枪,起来再前进。
 
翟贵不解的说道:“少爷他们表演给谁看呢?”
 
翟勤也笑了,翟贵很聪明,不像是其他人那么傻乎乎的,还很幽默:“不着急,一会就给他们自己看了?!?/div>
 
翟勤拿过来一支步枪,架到肩上,开始瞄准,准星对准一个刚刚站起来的鬼子,正好刚刚进入自己设定的范围。
 
“呯”一声枪响,这是翟勤第一次打枪,没想到这不是游戏里的枪,反坐力让翟勤的肩膀一动,这颗子弹不知到飞到瓜哇国去了。
 
可这是战场信号,在翟勤的枪响之后,第一排的阵地上响起一片枪声。距离如此近,只有不足百米远。这时候打枪,当然还是很准的。鬼子立即被打倒五六个,其他的一下全部卧倒,向开枪的阵地射击。
 
鬼子反应很快,当时打的阵地上尘土飞扬,可是阵地上什么动静也没有。鬼子后面的机枪也疯狂的向第一排的阵地扫射?!?/div>
 
得到机枪的支援,龟田少尉爬起来,带领自己的小队向前进攻。有后面十几挺机枪压制阵地上的人,鬼子大胆的开始进攻。
 
翟勤咬咬牙,把枪又架起来,开始瞄准。翟贵说道:“少爷我来吧?!?/div>
 
翟勤骂道:“放屁,小瞧少爷是不是,看着”
 
他开枪了,这一下比上次强多了,可是子弹打在这个瞄准的鬼子身边,把这个鬼子吓得一下趴在地上,可这只是冷枪。
 
随着翟勤的枪声,第二排的阵地上响起一排枪声,这一次鬼子死的更多。
 
因为后边指挥的大队长本村角荣确定阻击阵地,掩护机枪都向这个地方扫射,相信对方阵地上绝对站不起来。想阻击皇军进攻,那就是被机枪大量消灭。
 
可是阵地上的人再没有开枪,射击竟然来自另一面。进攻的鬼子毫无防备,被打死十多个。新的阻击阵地没有鬼子机枪掩护,阵地上朱厚的士兵可以从容瞄准,当然是没跑。
 
前面的龟田少尉胆战心惊,后面的本村角荣举着望远镜,气急败坏,命令机枪分开,向两侧阵地扫射,压制阵地上的火力,命令龟田继续进攻。
 
可是本村角荣失算了,这是翟勤想出来的战术,进攻的鬼子刚刚站起来,第三排李乐的枪响了,又是好几个鬼子倒下。
 
这一下龟田少尉只好下令撤退,因为三次射击,他的小队已经伤亡一半以上,不得不撤退。这是试探进攻,遇到阻击当然退回,可是没想到伤亡这样大。
 
看着退回去的鬼子,这回翟勤没有忘记:“快,传令所有人撤出阵地,进入第二阵地?!?/div>
 
赵凯一直在冷眼看着翟勤的指挥,这是奇特的战术。确实,鬼子的压制火力让阵地上的人抬不起头来,怎么打枪?只要抬起头就会被机枪打死。
 
翟勤没有一次暴露所有的阵地,用一个阵地吸引鬼子机枪和反击的子弹,另一个阵地可以从容瞄准,鬼子进攻在三次打几下伤亡一半退回去。
 
这一回翟勤传令撤出阵地,赵凯没说什么,因为他已经明白翟勤这样做的意思。
 
自己连这点都没想到让他脸红??墒钦钥婀?,翟勤怎么知道鬼子还要炮击的?果然,这些人刚刚撤到山坡后面,阵地上响起炮弹的尖啸声,轰轰的爆炸声。
 
鬼子的92步兵跑又开始发威,虽然只有两门大炮,可是也让阵地笼罩在硝烟中??醋判烁卟闪业恼绞?,赵凯不好意思的说道:“翟连长,我向你道歉?!?/div>
 
翟勤看着赵凯:“不,你不是给我道歉,你是给那些死去的士兵道歉,他们不应该死?!?/div>
 
赵凯低下头,翟勤说道:“记住我说的,打仗用脑袋,不是靠勇猛,那是傻逼?!?/div>
 
赵凯虽然知道翟勤这也是在骂向问东,只好说道:“战场上你指挥,我听你的,打完仗我向团长报告?!?/div>
 
翟勤刚要说话,留下观察的士兵喊道:“连长,鬼子又进攻了?!?br/>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14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978| 467| 551| 101| 806| 995| 955| 963| 893| 699|